《最温暖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最温暖- 第3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脑海里冒出某些不太好的揣测。不过随即就被她否定,说不定人家其实是父女呢。
  车子停在酒店门前,立即有人酒店服务人员过来接过车,从服务员的态度可以看出,男的应该是常来这家酒店的,亦或是这酒店本就同他有关系。
  男的一下车,右手便自然地放在女的腰间。这亲昵且暧昧的举动,不可能是父亲对女儿做得出来的。
  温青钰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,而那女的似乎觉得有人在看自己,转过头正好看见了温青钰,温青钰本想避开她的视线,不过没来得及。对方看见温青钰之后也是愣了一下,随后立即转过头,抬手佯装撩头发,实际却是挡住了自己的脸。

  ☆、第四章 

  温青钰看见了这个画面,也很尴尬,立即转过身,不再看她。
  这时,庄焱凝把车开了过来,她打开车门,坐在前排,系上安全带。一抬头,她的目光再次落在还在行走的俩人身上,大约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感受是否有差,她扭头问庄焱凝:“你说前面正往酒店走的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?”
  庄焱凝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,笑了笑,说:“我猜我的答案和你想的是一样的。”
  温青钰恩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  在庄焱凝送她回家的这一路上,她的思绪几乎一直停留在那两位身上,时不时还会浮现出晏宁的面孔。
  也许那个中年男子很有钱,可是晏宁那么好,她怎么忍心?她不会已经和晏宁结婚了?不然怎么俩人会戴着同一款戒指?
  庄焱凝问:“你有心事?看你上车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。”
  “嗯?”温青钰愣了一下,“哦,我最近忙论文,脑子里有点儿累。过几天就要答辩了。”
  “我送你回去,你晚上早点休息。”
  “嗯。”
  一回到家,温青钰就洗了洗躺床上入睡。她昨晚上基本上是一夜没睡,这一刻是真的困了。所以直到第二天上班路上才看到庄焱凝发来的短信:如果你觉得我还行的话,不如我们试试看?
  正在啃鸡蛋饼的温青钰看到这条短信,不小心咬到了嘴唇。
  她犹犹豫豫,打了很多字,最后又放弃回复,毕竟才见过一面,反正短信昨晚就发来了,她想算了先放着,等今天忙完再说。
  这一忙,就忙到她毕业。
  论文答辩顺利,很快就到了彻底毕业的那一天,她看着毕业证书和学业证书,心里沉甸甸的。当年高考的时候,家里人都不明白她为什么执意要报建筑,她说是自己喜欢。如今学习这一段人生经历已经划上圆满的句号,她也将要开始另一番生活。博得是一家很大的集团,其建筑设计部待遇优渥,前途可观。
  温青钰轻声叹息,决心把跟校园有关的所有前尘过完就锁在记忆仓库。
  下午她和同学一起去参加毕业晚餐。吃饭的时候,导师和男生喝了点酒,大家聊着聊着气氛也就热络起来,一个个吃着饭说着感慨的话,畅想光明的前程。最后不知谁提议了一句去唱歌,倒惹得一群人举手赞成。
  最后商议去这一片商业中心最贵的那家ktv。温青钰第二天还要去公司上班,顺便签正式的合同,本不太愿意去ktv唱歌,但是想着这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天,以后大家天各一方,指不定多久才会聚一次,也就没说自己要先走。
  温青钰擅长唱歌,她声线很高,所有流行歌曲几乎都能轻而易举唱出来。读研和读博的同学对此大概并不清楚,但是她本科的同学没有一个不知道她这一特长的。她是每年校园歌唱大赛的一等奖,每年的迎新晚会都会上台演唱。从大一到大四,她就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,死在追她路上的男生不计其数。大四那一年毕业典礼,她压轴唱了莎拉?寇娜的《》。
  随着本科学业结束,她潇洒地淡出新生们的视线。
  她坐在ktv的位置上,看着话筒,有种熟悉的陌生感。想起本科毕业那年的班级毕业活动,最后也也是去唱歌。前半场她当了一回麦霸,唱完一首又唱一首;后半场,不知道是谁点了一首周传雄的《黄昏》,唱完她就痛哭起来,抱着同学,泪如雨下,也不说任何原因,弄得最后大家都不敢再点伤感的歌曲。
  那时候她的不开心只能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,都没办法与同学讲。
  谁会相信她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学霸级美女,会为男生流泪?
  温青钰呆坐在一遍,喝着可乐,看着大家热情高亢地唱歌,久久出神。
  同学们纷纷献唱,有唱十几年前的老歌的,有唱最近流行的新歌,唯独她坐在那儿不动。导师很喜欢做事认真严谨的温青钰,怕她一个人一直干坐着会尴尬,便对她说:“小温啊,我记得你大学的时候不是很爱唱歌的?”
  这帮同学里除了温青钰,就只有两位女士,一个已经结婚,另一个是十足的书呆子,恩,换句话说就是,长得不具备可欣赏性。
  男生们觉得温青钰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不可接近的神秘气息,难得能找到机会让她唱歌,于是立即附和导师,怂恿她无论如何也要唱一首让大家长长见识。
  温青钰不好意思再推脱,便唱了一首碧昂斯的halo,引来大家片片掌声。
  在老师和同学的强烈要求下,她只好又唱了几首,最后她表示不愿意当麦霸,硬是把麦塞给同学。刚回到位置上,喝了口水,就听到包里的手机在响。
  ktv里不太适合接电话,她接起来之后就急忙走到外面,这才挺清楚了说话的是谁。
  是庄焱凝。
  “你那边有点吵,你是在外面吗?我有没有打搅到你?”
  温青钰道:“没有。今天毕业,我跟同学一起在外面唱歌。”
  “这段时间我在外面出差,都没怎么联系你。青钰,上回我问你的问题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  温青钰握着手机,回想他说的上回指的是什么……
  庄焱凝笑道:“你这考虑的时间也太久了。”
  温青钰一下子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。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道:“不是,我一忙就给忘了。”
  “你们唱到几点?不如我一会请你去吃宵夜,见了面你再告诉我?”庄焱凝提议。
  温青钰考虑了一下后,将自己所在的地址告诉了庄焱凝。
  挂了电话,她倚在墙边,心里一阵惆怅。她真的很想接受庄焱凝的,可她就是过不了自己这道坎。
  眼前又冒出晏宁中指上的那个戒指。
  她叹了口气,准备回去跟同学聊天,顺便等庄焱凝来接自己。
  结果她刚一抬头,就发现对面站了个人,跟她刚才的姿势一样,背靠在墙上。只不过他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正目不转睛地打量她。同样的姿势,她觉得晏宁做出来就颇具魅力。有的人的气质真是与生俱来的。
  说实话,男神毕竟是男神,虽说这么多年过去,男神也已经不记得她,可是她近距离看见他还是会心跳加快。
  温青钰惊讶都忘了移开目光,直直地盯着晏宁,低声惊道:“晏宁?”
  晏宁恩了一声,问:“你就是那天找我相亲的温青钰?”
  温青钰咬着嘴唇,微微点头。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?”
  温青钰迟疑着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  晏宁静静地看着她,同样一语不发,可眼底的淡漠却渐渐消散。
  温青钰挣扎了很久,解释说:“纯属巧合而已,和我相亲的叫庄焱凝。”
  “哦?庄焱凝?”晏宁掏出手机,问,“不会也是我认识的那个庄焱凝吧?”
  温青钰狐疑地盯着他,只见他打了个电话,问对方:“听说你最近相亲了?”
  庄焱凝许久没接到晏宁电话,见他接起来就问起了自己的八卦,不由得就先损了他几句。作为公司的投资人之一,庄焱凝十分希望他能公司上点心。刚才他还想找个时间跟晏宁聊聊公事。
  “你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。”庄焱凝说,“我都回国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也不见你把你那位带出来给大家看看?”
  晏宁自动忽略了他的问题,又问了一句:“你相亲对象名字叫温青钰?”
  庄焱凝愣了愣,说道:“这你都知道了?不对……你这背景声音怎么和……”
  “她就站在我对面。”晏宁目光从温青钰额间扫过,干脆利落地肯定了庄焱凝的猜测。
  温青钰被他看得头皮发麻。
  庄焱凝:“……你们稍等,我马上就到。”
  温青钰见晏宁挂了电话,尴尬地笑着:“你们认识啊?那真是有缘分。”
  晏宁将手机递给温青钰,说:“你的手机号码。”神态笃定,似乎以为温青钰一定会把手机号码输进去。
  温青钰确实毫不拒绝地接过他手机,输入自己的号码,而后递给他。
  晏宁低头存下她的号码,在姓名那一栏输入温青钰,而后将手机举在她面前,问:“名字是这三个字?”
  温青钰点头说是。见他主动问自己要号码,她脑海里冒出的画面是他发现自己老婆出轨,然后怒而离家找朋友消遣夜晚时光,紧接着心情极度低落……不过很快,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“晏宁”,彻底打碎了她的联想。
  温青钰侧视王俪桐,只一下后便收回目光。
  王俪桐看到晏宁身旁的温青钰,脚步明显一滞,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也有些僵硬。她立在原地,问:“晏宁,你怎么还不进来,大家都起哄叫我和你一起唱一首。”
  晏宁身子一动不动,说:“我不唱了,你们自己唱。”
  王俪桐走过来,扯着他的手,眼光不友好地从温青钰身上滑过。
  温青钰见自己还杵在这儿不太合适,便转身回了房间。同学还在唱歌,唱的是烂大街的小苹果,已经快唱完。一起的男生见她进来,忙又将话筒塞给她,温青钰略一迟疑后,接过了话筒。
  晏宁看了一眼王俪桐,不动声色地把她手挪开。
  王俪桐语气温柔,还带着撒娇地问:“晏宁,你怎么了嘛?走吧,别让大家一直等咱们俩。”
  晏宁抬手捏着眉心,说:“里面有点闷,我在这儿站一会。”
  王俪桐抿了抿唇,似乎也不敢再强拉他回去,只好说:“那我就先去了,我在里面等你。”

  ☆、第五章 

  晏宁看着王俪桐离去的背影,默默地将手上的订婚戒指摘了下来,往前走了几步,然后停下,继续靠着墙发呆。
  他现在所在位置,一抬头就能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里面的人,他看见温青钰正拿着话筒对身旁的朋友说着什么。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得时间太久,温青钰似乎有所察觉,侧过头,刚好和他的目光交汇。
  晏宁微微一笑。
  他坦然的表情倒让温青钰红了脸。
  温青钰垂下眼走到点歌机前,手指飞快地点了几首歌。当她点完歌,再抬头看向外面,发现晏宁并不在视线之中,可能走了。
  温青钰遗憾地叹了口气,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点了好几首歌。这时,她的同学打趣道:“青钰,你点的歌都要负责任唱完,不然就罚酒。”
  男生起哄:“对,罚酒。”说完,该男生倒了一大杯雪碧,“点歌单上的歌你都包了,不然就来这一杯白的。”
  温青钰眼皮跳了跳,回看一眼,心道,幸好点的也不多。她笑了一下,抬手将长发扬至肩后,豪气地说:“没问题。”
  第一首《回忆的沙漏》,她一开腔大家便再次露出崇拜的眼神。一般在ktv里唱歌,多数唱得也就那么回事,又不是专业的,更别提这一帮建筑博士生了。温青钰偏偏给所有人一种听原唱的感觉。
  已经走了几步的晏宁不觉再次停下脚步。他又走回去,看见温青钰拿着话筒在深情献唱,目光再度在她漂亮的脸庞上流连。
  他想如果这个唱歌的人是庆余会怎么样,很快这个念头又被他否定。他觉得这么多年过去,庆余说不定早已嫁为人妇。
  他记忆中的庆余甚至不敢在别人面前张口唱出一句话,怎么都不能和现在的温青钰联系在一起。
  正唱着,温青钰下意识地抬头瞄了一眼外面,意外地又看到晏宁,心里一激动,差点颤了音,她赶紧低下头,双手握紧了话筒,不一会,手心就渗出许多汗,幸好这已经最后一句。她深吸一口气,决定不去想门外偷听的那位,抬起头,认认真真地看着屏幕上的歌词,李克勤的《红日》她爱了很多年,其实闭上眼睛也能完整唱完。后来她唱得投入,一点都没有听到手机在响。
  而包厢里的同学,居然拿起手机给她录像拍照,还说:“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居然不知道你唱歌这么好听。必须录下了发朋友圈让我那帮公鸭嗓的朋友跪着听完,听完还得乖乖点赞!”
  温青钰放肆地扬起嘴角,嘱托同学:“记得拍好看点。”
  晏宁见她得意洋洋,像拿到一块糖的孩子一样,不觉低下头笑了。
  这时手机又响起,晏宁掏出手机,接起电话走到一侧,问:“你这么快就到了?”
  庄焱凝刚才是先打的温青钰的电话,想问她包厢号,可是她没接,于是便又打给了晏宁。他说:“已经上电梯了。”
  晏宁抬头看了一眼温青钰所在的房间号码,说了给他。庄焱凝上来之后,给了晏宁一个大大的拥抱,嘴里直嚷着,快回来帮我抉择,就靠你来定咱们公司未来走哪条路线了。晏宁嫌弃地推开他,说:“赶紧把国外那搂搂抱抱的习惯改了,我可不想被人误以为跟你有一腿。”
  庄焱凝挑眉,道:“滚犊子,老子很直。”东北出生的庄焱凝一不小心就冒出了东北口。
  王俪桐在包厢里等了一会,担心晏宁和那个女的多聊,又出来寻找晏宁。她见晏宁和庄焱凝彼此交谈,走近了听到他们说什么公司,便知道只是晏宁在国外提过他姓名听起来一样的朋友。
  庄焱凝看到王俪桐,一开始没怎么记起来,但是当他又多看几眼之后,尤其是看到她的侧脸后,他看晏宁的目光便有些复杂。
  王俪桐那天没有看到庄焱凝,她自顾自地上前攀谈,丝毫没发现庄焱凝这一刻脸上的尴尬。
  庄焱凝问晏宁:“晏宁,她就是你……”
  晏宁打断他的话,努嘴示意前面的包厢,说:“温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