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功夫皇帝之流氓本色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功夫皇帝之流氓本色- 第65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  “皇后···不!现在应该叫你皇太后了,不知道皇太后还有什么紧急事态比参见新皇更为重要。”做为当朝老臣,他应该说这一句话。 
  “当然有,正是为了新皇的事。”皇后虽叫皇后,但其实还不是最老的一位,先前还有一位原配皇后,只是去世多了,所以才轮的到她当皇后,如今看她正是许娘半老,风韵犹存的年龄。只是赵明看女人特别喜欢看女人胸部,不管是有意思没意思,先睹一眼做一番品论再说:哼!垂的太厉害! 
  “新皇还有什么事,新皇是先皇帝亲立的储君,临终大家更是听的一清二楚,谁要篡位,天诛地灭。老臣可是紧记着。”王安石步步紧逼。 
  皇后似乎有所持,并不惧怕,站起说道:“皇上是立了储君,但立了又怎么样,太子天生软弱无能,天资更是愚蠢,立此储君,大宋几百年基业就怕不断送吗?”皇太后亦是当仁不让。 
  众人这时都明白过来了,皇后这是在为自己孩儿争皇位,但她凭什么争,一文一武两个朝中大臣仅遵先皇帝遗命,力挺太子登基,那韩世忠更是掌握了大宋半数强兵强将,皇后拿什么来争取呢? 
  “原来太后是为自己孩子争皇位,看来皇后是早有此心了!”韩世忠突然出声说着,语气透出一股不友尚的调调,周身那股久战杀场的气势朝皇后迫去。韩世忠凭着手中三尺青锋,饮着敌人鲜血,踏着成千上万尸骨一路走来,建立丰功伟业,如此老将的威武气势岂是那太后一介女流之辈所能抵抗的。但就在太后脸色微微一变之下,一条身形不见如何运动,凭空出现在太后跟前,立即周身发出一股比韩世忠只强不弱的气势朝韩世忠迫去。 
  “你····”韩世忠一见来人,脑中顿时如烟雾弹爆炸般,一片灰白,空荡荡,脚下更是蹬蹬蹬的退了几大步,一手压着前胸,不住的喘着气。 
  王安石一见来人竟帮着皇后谋夺皇位,脸色一下刷的苍白,突然厉声喝道:“庞龙,先皇待你不薄,如今尸骨未寒,你竟当着先皇的遗体做出如此之事,举头三尺有神明,你不怕天诛地灭。”王安石这一番话语可未句句如刀刺入庞龙的心间。 
  庞龙正是那令赵明感觉出比黄药仙实力更强大的中年太监,此时被王安石一阵喝骂,心头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,缓缓的吞吐着气息,对王安石的一番话并不做答。 
  “庞公公,你是父皇贴身侍卫,为什么你要帮助大哥夺二哥的位置。”一位有点正义和血性的皇子终于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说话。 
  庞龙依旧没有说话,但太后与大皇子狠毒的目光却齐刷刷的朝那皇子瞪去。 
  “皇儿,你干什么,快快退出来。”一名娘娘打扮的妇人一把欲将仗义说话的皇子拉回。 
  “林娘娘可真是教子有方,本皇后在此恭喜了。”皇后见有其他皇子出头仗义,不由寻思着,杀只鸡给猴看,给众皇子一个下马威,免的夜长梦多耽误了正事。 
  “皇后误会了,三皇子不是这个意思,皇后您别生气。”众人都看的出来,这事有庞公公插手,那么历史的巨轮将要改变方向了,试问这里还有谁能挡的住,跟随太上皇出生入死,千军之中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般,无敌战场,威名显赫的——庞龙,庞公公。 
  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他不就是一个奴才吗?不就是大宋皇家的一条狗吗?他凭什么插手管这等大事,这里有四位顾命大臣,什么时候轮到他说话了,他这是大逆不道。”那皇子越说越气,一把甩了脸色发白的母亲的手,接着补上一句:“做奴才就要有做奴才的样,大宋是赵家的天下,怎么轮也轮不到姓庞,你跟着瞎参和什么事。” 
  众人没想到一向耿直的三皇竟然当着皇后与庞公公的面如此发难,说的话句句一针见血,句句掐住要害。王安石与韩世忠,太子都不由的暗自投来感激的一睹,但也对三皇子担忧着。 
  赵明陪着母亲坐在最下首,看着几人争的面红耳赤,到底谁跟谁啊!赵明头大了,真要干起来也不懂的要帮谁,不过看起来好象太子在理,那两个家伙也比较正直,算了,帮个屁,他们都死了最好,老子来当皇帝,也省事了,两全其美,不过太子这边要是没有什么特殊人物,就那个老将军,还不够人家塞牙缝。赵明正勾画着,终于,三皇子跳出来大骂一痛,赵明乐了:奶奶的,看了这么久,就他妈的这个有点样子,其他一个个都不够蛮横,他妈的,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才,到底是一个爸生的,有点像我。 
  赵明饶有兴趣的看着即兴表演的那三皇子口出“狂言”。也不想想到底谁像谁,人家是三皇子,赵明呢,排行老七。 
  请继续期待《功夫皇帝之流氓本色》续集 
 
 
 
  
 ~第一百零一章 帝王的刺杀队~
 
  皇后没想到三皇子竟敢连庞龙也骂了,一时间好象计划被打乱了般,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。 
  “三皇子说的对,庞公公虽是三朝元老,但此乃皇室内部纠纷,还望庞公公不要横加干涉,日后新帝定如先帝般对待庞公公。”王安石趁热打铁,威逼利诱,给足了庞龙的面子,希望传说中的庞公公只是一时蒙蔽的心智,在三皇子的喝骂中随自己给的台阶下,但希望归希望,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是不可能的。 
  事实证明不出所料,那庞公公对三皇子喝骂没有进一步表态,但却开口了:“我要是横加干涉又如何。” 
  王安石正琢磨着要说什么,那三皇子像是骂上瘾般,不加考虑的就骂道:“你个残废,不能人道的死太监·····”话未说完,突然一股凛冽的杀气朝三皇子猛撞而去,那庞龙聚手成刀,凌空虚晃几下,几股刀气朝三皇子飞去。 
  三皇子“死太监”三字下面的话尚未说出,顿觉杀气扑面而来,原本热血沸腾的血液一下冰凉,直道玩完了。众人眼光连忙望向三皇子处,只见其全身衣衫尽裂,脸如死灰,有多难看便多难看,蓦地轻“呜”一声,不堪庞龙杀气的冲撞,顿时与身后的妃子一起脱力昏了过去。 
  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与惊世之学的众人顿时心间猛跳,面色发白,怔怔的望着躺在地上的三皇子母子,久久后依然不敢相信这真是人所能练成的绝世武功吗? 
  只有赵明不为所动,冷冷的看着这一切,仿佛一切都与他无什么关系。庞龙双眼一扫赵明,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历芒。 
  赵明依旧一边这里扫扫娘娘的胸部,那里瞄瞄贵妃的身段,一副事不关己的闲模样。忽觉手上一轻,只见母亲勇敢的冲出,将昏倒的三皇子额娘扶回坐椅,赵明暗叹母亲善良的同时,也赶忙将三皇子扶上坐位。 
  看着这一番举动,众人这才想起,这里还有一位平亲王,还是一位有封地的平亲王。 
  庞龙不介意别人怎么骂他,但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“不能人道”这四个字,这是他心中唯一的痛,也是永远的痛。三皇子捅了马蜂窝,不倒霉才怪。 
  赵明不理众人迫切的目光,拉着母亲的手坐回座位,伸手拿起茶水递给母亲···· 
  “娘,你可是我今生唯一可孝顺的人了,可别吓着,喝口茶压压惊。” 
  “恩!” 
  两母子虽天涯海角各一方十几年,但彼此并没有因为时间而产生隔阂或是陌生感,两人一见如故,宛如从小便生活在一起般。 
  真是乡巴老没见过大场面,紧张的都快窒息了,他们还有闲情喝茶?众人也不再搭理这对久别重逢的母子,纷纷将目光继续投向朝中四大臣,只有他们才有戏。 
  但庞龙却不那么认为,能在他气势下无动与衷,还能罩着别人不受影响,这人绝对是今晚的绊脚石,双目不由的历光更盛。 
  王安石睹了一眼太师秦桧与左宰相张浚,见两人具都神情冷漠,不由的心中暗叹:两人不落井下石就好了,还指望这两人危难之中仗义出手,真是痴心妄想。 
  “既然是你们苦苦逼宫,那就莫怪本将军在先皇遗体旁大动干戈了。”说完“呛”的一声拔出手上的三尺青锋。 
  “韩将军,庞龙与您一起征战杀场多年,庞龙不忍下手杀你,希望韩将军不要让庞龙难做。”庞龙面不带一丝感情色彩,语气冰冷,走到这一步已经骑虎难下了,泼出去的水还能收的回来吗? 
  “哈哈哈!我韩世忠磊落一生,行事但求无愧于心,物以类聚,人已群分,我韩世忠交不起你这样的朋友。”韩世忠正气铮铮,一副壮士一去不归兮的悲壮之色。 
  赵明突然周身一震,宋朝耳熟能详的武将,除了一个岳飞,赵明就认识韩世忠了。 
  天啊!是韩世忠!!!赵明突然面现兴奋神色,内心激动难以言表,这两天接二连三出呼意料的事情纷纷而至,先是岳飞,接着皇帝父亲西归,再就是遇着一位可放手一博的大内高手,紧跟着就是仅次于民族之魂岳飞的韩世忠。 
  如今听其一席话,果然也是铁背男儿,一代忠臣。 
  “依然如此,就不必废话了,顺便把人叫出来吧···”庞龙神情有些许的落寞,微微说道。 
  赵明神情依然,刚开始一进皇帝寝室就察觉出有几名高手隐身在最佳攻击位置,但此等高手赵明还不放在眼里,心里却有一丝奇怪。众人却面色突变,人?难道还有伏兵不成?连皇后也是脸色微微一变,虽说有庞龙这等绝顶高手作掩护,但在纷乱之中能确保自己分毫无伤吗? 
  现在韩世忠急了,京城内的兵将在岳老弟身上,此时他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状况。去叫自己军队吧,远水也救不了近火,军队还远在十里之外操练着,时刻准备着与金国一绝雌雄。同时现在也派不出去人。听着庞龙的说话,突然,一道闪光划过脑海,心里突然想起皇帝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,不由的心中大喜。 
  就在众人疑虑四起之即,韩世忠突然大喝一声道:“先皇密昭,除非太子情愿禅位,或太子为君之道愧对天下黎民苍生,其他恶意篡谋者,斩!如今先皇余音犹绕,竟有国贼兴风作浪,皇室刺杀队何在!” 
  皇宫内有所谓的大内侍卫,个个武功高强,看似整天跟着皇帝,为一保龙体随时都可牺牲,但真正保的皇帝乐逍遥的却是神秘的刺杀队,这些人都是前一辈刺杀队成员在江湖精挑细选的练武奇才,从小接受严格的训练,只听命于皇帝,所以就是韩世忠都没见过这些神秘人,但西去的皇上在几日前曾秘密招见过他,说要是有人意图不轨,传自己口昭与特殊暗号可召唤出神秘力量。 
  听着韩世忠的说话,众人不由的面面相觑,难道韩老将军已经预料到了今天要发生的事情,所以事先做了一番安排? 
  就在群众惊疑的时候,一道犹如地狱冒出的阴冷声音飘荡在众人耳边···“一切不相干的人统统退后,否则别怪奴才大不敬。” 
  一时间,桌倒椅翻茶杯乱飞,但这些东西在靠近皇帝遗体三尺外纷纷碎裂坠落,好象有一堵无形的墙在挡着这些乱飞的茶杯。 
  众人感觉到了两股气息在不断的充实着若大的皇帝寝室,一股气息就是庞龙身上发出,另一股却是好几个方向汇成一股,与庞龙相对抗着。 
  “太子,我们走吧!”太师秦桧与左宰相张浚不知出于自身考虑,还是真正的想救太子,两人架起早吓的失了魂的太子急步而出。 
  “王公,你也走吧,不管谁当皇帝,大宋离不开你。”韩世忠面色惨白的说道。 
  “大宋就离的开你吗?金国正在一旁虎视眈眈,你要有个三长两断,怎么对的起先皇与太上皇,怎么对的起大宋千万子民。” 
  不知道什么原因,庞龙身上散发的气势似乎微微颤了颤,立即被另一股气势侵入,缩小了与庞龙的距离。 
  “皇后请先带大皇子出去。”庞龙被两大忠臣舍生取义的壮举给深深的刺痛了心间,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一腔精忠报国,可是现如今····我恨···庞龙一分神之下立即被另一股气势给紧紧进逼,心神徒然一震,事已至此,成王败寇,是留名千年,或是遗臭万世,成与败就在此一举了,来决个高下吧。想到这里,心中又万丈豪情顿生,嗜血的心再一次蠢蠢欲动起来,心里有了主意,便出声叫皇后先行带大皇子离开,有他们在这,自己还要分神照顾,为求速战速决,决定还是让其离开。 
  “皇儿,他们为什么要乱跑啊!”赵明母亲看着争先恐后朝门外挤去的人群,朝赵明问道。她那里知道,要是赵明把气势一收,她应该和那些人没什么两样了。 
  “娘,你不要怕,有孩儿在这,天下就没有人能伤的了你。”赵明平静的说着。 
  院庭外,大兵四人突然面色凝重,呼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,朝赵明进入的庭院眺望着。一旁的岳飞,黄蓉,刘参将,喜公公不由的奇怪,异口同声的问道: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。” 
  “有两股强烈的杀意。”四人一样异口同声的回答着。 
  “有杀意?”岳飞隐隐约约的感觉心头有些发闷,却未像大兵四人般一下就能将杀气分辨出来,关键原因是岳飞缺少面对决顶高手的机会而已。 
  “大兵,是不是明哥哥同人打架了。”黄蓉不像岳飞对大兵四人所说的话有所怀疑,知道大兵说的是真的,便直接问起赵明来,她不怕赵明打不过别人,是怕在森严的皇宫内闯出什么祸来。 
  “太远了,感觉不是很强烈,不过好象不是主子,如果是主子的话,他身上的内功不可能不对我们造成吸引。”二兵回答道。 
  “大兵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么兵焦急的说着。四人天不怕地不怕,却对皇宫有所顾忌,那威严万千的帝王气势至今仍潜伏在心低深处。要是在除皇宫外的任何一个地方,四人看有架可以打,早就不见踪影了,那还乖乖的坐这? 
 
 
 
  
 ~第一百零二章 再现颠峰之战~
 
  大兵犹豫了一下,想想还是不敢进去,逐看着岳飞,希望岳飞能带自己四人前往。 
  岳飞见着四人急迫的眼光,摇了摇头,正要开口安慰四人时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