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猎过狐ii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猎过狐ii- 第8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  猎过狐把孟纠缠拉近身边,俯他耳边低声道:“我知道有人要来杀皇太子,我想进宫去通知他一声,因为别人临死前嘱托了我这件事。”

  孟纠缠脸色煞白,骇声道:“什么?有人要杀皇太子?我这就进宫去禀告皇上。”

  猎过狐拉住他:“我真不该对你说。朝中肯定有刺客的内应,我想你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的为好。千万别声张!”

  孟纠缠道:“那你说该如何是好,皇宫我是真的不能带你进去的,要不你把事情告诉我,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去见太子。”

  猎过狐转目道:“不是我信不过你。我不能告诉你,这件事极秘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不知道太平无事,知道了反而会惹祸上身,自寻死路。”

  孟纠缠呆然道:“那你还是不要告诉我的好。”

  猎过狐问:“皇宫难道就只有一个门吗?”

  孟纠缠摇头道:“皇宫有好多门,九个正门,个个守卫森严,你是肯定混不进去的。不过安泰门那边还开了个小门专供太监、婢女购物出入的,那处的守备要松懈些。”

  猎过狐喜道:“那我晚上便自那处进去,你接应我,带我到皇宫去,可办得到?”

  孟纠缠昂然道:“你都敢做,我有什么怕的?”

  猎过狐笑笑:“孟侍卫,那你快带我去看看那安泰门,我还要回喃喃那去呢。”

  孟纠缠带猎过狐绕皇宫外的大墙转悠大半圈,才指着一处小门道:“就是那扇门。”

  猎过狐遥望去,一扇金门下,站着两个侍卫,这会正有几个宫女在那和侍卫们说话,那侍卫眉开眼笑,手足不停,显是在揩宫女们的油水,任旁边的人进出也不去管。

  猎过狐心想这门果然不难进去,又和孟纠缠细细商量了许多进宫的具体事项才分手。临去时,孟纠缠又叮嘱道:“后天我值戊丙两个时辰的班,你可要到那时才能来啊。”

  猎过狐记住了,径自寻路回李家。到了李府大门,老远已有奴仆和一大众人迎上,李玉楠也在其中,走在最前面笑道:“猎老弟,你再不回来,我便要唤这些家人去找你了,你快到喃喃那去,他怕是以为你独自回去了,在那生气呢!”

  猎过狐心想喃喃一定是在想梦玉露了,口却道:“那真难为喃喃了,我说过会回来的。”

  李玉楠道:“你见了喃喃,多陪他散散心,他好像不高兴似的。”

  猎过狐到了喃喃卧房里,果见喃喃愁眉惨雾。

  猎过狐笑道:“喃喃,我回来了,你不是在等我吧?”

  李喃喃勉强笑道:“我五哥定要去寻你,我知道你聪明,不会迷路,所以没去找你,你在街上可好玩,买了什么东西?”

  猎过狐把日间所去之处细细于喃喃说了,见喃喃漫不经心地听着,也就不说了。杀白飞麻的事以及见过孟纠缠等俱未告诉喃喃。

  又见喃喃听得无趣,便转过话题道:“喃喃,你怎么不高兴,没和你的那些朋友玩?”

  李喃喃撇撇嘴道:“他们也算是我的朋友?不过是些狐朋狗友、酒肉兄弟罢了,有福时能同享,有难时却不知还会不会来看我一眼,我越来越不想和这群人玩了,看见他们我就想跑。说真的,猎过狐,还是和你在一起时,我才真正感到你是我朋友,给我许多温暖。”

  猎过狐心中感动,李喃喃随随便便一句话,却令猎过狐已热血沸腾。李喃喃忽又悠悠叹道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连咏数句,细细嚼读。

  猎过狐不懂这句诗是何意,笑问:“喃喃,你说的是什么?”

  李喃喃喟道:“我说了你也不懂,除非你也曾有过这种感受。这句诗是一个才子写的,他说他曾爱过一个女孩,却无缘能与她结成神仙眷属。后来他又见了许许多多的女孩,却从未动过心。有人问他为何缘故,他便写下这首诗——数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!”

  猎过狐羡慕道:“喃喃,你学问真好,你再告诉我这四句诗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李喃喃苦笑着道:“我平生最厌也最怕的事便是念书,这首诗还是今日听朋友念给我听的,因为诗意挺适我心,我就记了下来。这诗意是说,许多次在美女丛中走过,从不愿去回头看看,这缘故固然是因为我想修道成仙,其实又何曾不是为了你的缘故呀,见过沧海的水,何处的水还能叫水,除了巫山的云雾,又有哪处的云雾才能叫云雾呢?”

  李喃喃见猎过狐听得入神,问:“猎过狐,你到过沧海和巫山吗?都说沧海的水气势最磅礴,巫山的云最绚丽壮观,我却都未去见过。”

  猎过狐道:“我也未见过,喃喃,哪里是沧海和巫山,离这远不远?”

  喃喃似未听见,轻轻又叹:“不过我见过这世上最漂亮的女孩,除了她,哪个女孩还能叫女孩呢?”

  猎过狐知道喃喃又是在说梦玉露,笑笑。

  忽然他又想想他自己和水寒烟,何曾不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呢?

  猎过狐下意识地捏捏袋中的胭脂,心中竟生出一股热热暖意。

  李喃喃笑笑又道:“猎过狐,你知道什么叫情到深处情转薄吗?”

  猎过狐摇摇头,问:“你知道吗?”

  李喃喃也摇头道:“我也不太知道,不过我想梦姐姐离开我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。”

  说出梦姐姐三字,李喃喃脸上幻出光彩,眼中也流露出神往之意。

  猎过狐道:“喃喃,梦玉露一定还会来找你的,她也一定知道你在京城。”

  喃喃大喜道:“猎过狐,你是说梦姐姐还会来找我,是不是?可她为什么还没来找我?”

  猎过狐眉头皱起,忧道:“只怕梦姐姐一定有事在身,不能抽出空来看你。”

  喃喃亦忧道:“却不知是不是她爹爹的仇人寻上门来了?”

  猎过狐点头:“只怕是的。”

  李喃喃没再问下去,这时有家人过来叫俩人去用饭,李喃喃道了一声:“就来。”

  却又似想起一事,对猎过狐道:“猎过狐,我们去吃饭,吃了饭我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

  猎过狐不知喃喃要拿什么东西给自己看,匆匆吃完饭,便让李喃喃拉回房里。

  猎过狐问:“你急着拉我回来干什么?”

  李喃喃顽皮地笑笑,弯腰到床底下拖出一个小木匣子,掀开匣盖,从里面拿出几本薄薄的本子来。

  猎过狐诧异地问:“喃喃,这是什么?是萧亮的伏龟神掌?”

  李喃喃撇撇嘴:“伏龟神掌不过是邪门霸道的功夫,萧亮若不是服了绿龟丸怕早已成了大魔头,我看都不愿看。实是萧亮不识字,要我教他,当时我便当他的面把那秘笈给毁了。”

  猎过狐惊道:“你这也是武功秘笈?比萧亮的伏龟神掌还要厉害?”

  李喃喃笑道:“今天我闲着无事,把我幼时习武的拳谱找了出来,想和你一块从头学起。”

  猎过狐奇道:“你不是讨厌学武打架的吗?怎么忽然又想练武功?”

  李喃喃道:“自从离家,也玩了几个月,这几个月中我才发现世上最有用的东西是钱、权和武功,而三者中,武功最容得到,也最好学。我想我要是学会了武功,一定可以天天帮梦姐姐去捉恶人,不用她天天护着我,而且我也可和我哥哥一样,威风凛凛,一招出手就可把山西三雁击毙,那多痛快。”

  猎过狐笑笑,拿起一本拳谱翻翻,见上面画满了人的体象,圈圈点点,还有好多蝌蚪样的字,一个也不认识,心中扫兴。他本想,我有灵蛇幻步,若再学会了武功,那就不但可以闪避,也可进攻了,那多好。

  李喃喃看通了他的心意,笑道:“猎过狐,你的灵蛇幻步妙绝天下,你若再学一样……”

  李喃喃一时忽说不出什么武功,歪头想了好久才道:“你若学会了点穴的上乘手法,一定可天下无敌!”

  猎过狐心中高兴,却笑道:“我不可能的,不过我倒真想学点功夫,你快教教我好吗?”

  李喃喃道:“好,我们现在就开始从头练起,我们先练立马式。”

  猎过狐问:“什么叫立马式?”

  李喃喃道:“立马式又叫马步,是练武人最基本的站立方式,既可攻又可守,挪闪灵动,样子简单,就是站久了便腰酸背痛,喏,我站给你看。”

  说着李喃喃摆出了一个立马式,毕竟是武林世家子弟,立马式站得有模有样,猎过狐依样也站好,一丝不苟。

  不想才过片刻,李喃喃已跳起来,大嚷:“没意思,我不站了。”

  跳到匣子边,收起秘笈往匣子里丢,口里还说道:“算了,算了,练武也没有多大意思,既不能当饭吃,又不能当酒喝,而且我又不喜欢和别人打架,不练武可和常人一样,与世无争地过这一生。”

  猎过狐在那站得倒挺持久,他自幼在荒原中奔跑,所以腿劲很好,站上一会半会毫不在乎。

  见喃喃不站了,笑道:“喃喃,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武功练不好,原来你是个虎头蛇尾的人。”

  李喃喃闭嘴,任猎过狐说笑,最后索性蹦到床上去躺下。

  猎过狐摇摇头道:“喃喃,你还答应过教我点穴手法的。”

  李喃喃闻言倏地又从床上蹦起来,笑道:“对了,我答应过教你点穴的,我告诉你,点穴并不难。”

  说着翻出一本书,道:“这点穴手法是少林寺的入门功夫,绝对正宗,不过点穴功是既简单又复杂。最简单的功夫只要认清穴位,稍微懂点点穴手法就够了。这功夫江湖上卖艺的艺人都会点,凭你的聪明,半天便能学会,至于更难更精妙的复杂手法我也说不清,要我五哥来才能让他教你,我先教你这少林点穴手法。”

  猎过狐道:“我学着玩,只要能防防身就够了,也不想学太难的。”

  李喃喃道:“那最好,我告诉你,人身有三十六大穴,一百零八小穴,还有什么任督两脉和什么玄关,十三重楼,那个反正你也不想学,我也不教你。”

  猎过狐知道他也不会,却不说破,仍让李喃喃摇头晃脑地说。李喃喃早已说不上来,却坐下身子翻开秘笈,一本正经地讲给猎过狐,又细细把人身各处穴位告诉猎过狐听,而且还教了猎过狐认穴、指穴、点穴的功夫。一连两天,两人躲在房中,除了吃饭便是在这学点穴手法。猎过狐悟性极高,两天之内,竟把人身各处穴位都认清了,而且也学会了点穴手法。

  李喃喃原本也会点,这会细细学武,倒也长进了不少,心中甚是高兴,倒把梦玉露暂时给忘了,每日疯着便是学点穴。

  这日,猎过狐心中盘算日子,已到了和孟纠缠约定好的日子。吃过晚饭,猎过狐便准备出去。

  和喃喃回到房中,才想开口说出去玩玩,李喃喃却已笑嘻嘻地开口道:“猎过狐,我们也学了这几日的点穴功夫,我却从来都没点过穴位,不如今天试试,看看我们手法如何?猎过狐,你先点我的穴位吧。”

  猎过狐亦是和喃喃一般小孩心性,且又不忍去拂喃喃高兴,笑道:“不如你点我的穴位起,你是师傅,我是徒弟。”

  李喃喃也不推却:“好,那我就点你的俞海穴。”

  认准猎过狐的俞海大穴,并指戳去,果然戳中了。

  猎过狐左半身立时麻木,李喃喃拍掌大笑:“哈,我果然学会了点穴神功。”

  猎过狐笑笑,道:“喃喃,你解开我的穴位,让我也点你的穴。”

  李喃喃忽愣道:“糟了,解穴的法子我还未学会,等我去看下书,再来救你。”

  猎过狐焦急道:“你快点去找书来,我还有要事,急着去办的。”

  李喃喃胡乱去翻了一通书橱,翻遍了,也没找着,摇摇头道:“没找着,猎过狐怎么办?”

  猎过狐急道:“你就试着点吧。”

  李喃喃骇道:“这穴位不比其他部位,不能乱点,万一点的你走火入魔,你岂不要怨我一生,反正你过了两个时辰,穴道就会自解的。”

  猎过狐急道:“我等不及。”

  李喃喃还尚未见猎过狐发怒过,心中竟有些怕了,道:“你等一会,我去问爹爹。”

  李喃喃拔脚出了门,猎过狐眼睁睁见他走开,心中焦急,却又动弹不得,又想起和孟纠缠约定之事,心中更是急躁,不去皇宫无所谓,可猎过狐平生守诺,从未做过违诺的事,所以心中更为急躁。

  等了会,迟迟不见李喃喃回来,当下屏除杂念,默运李喃喃教过的运气秘诀,气循丹田,运息数周天后,只觉腹内如有火烧,再运气一周天,只觉浑身欲烧。

  猎过狐开气吞声,猛喝句:“开!”

  一阵气流急冲过后,他的左半身已能运用自如。

  猎过狐讶望自己,心道自己怎会炼成了运气破穴的功夫。

  其实不然,猎过狐本没有这份本领,只是李喃喃出手不重,点的穴位也不很准罢了。

第二十七章 再闯禁宫

  猎过狐看看时候已不早,也不等喃喃回来,径直从后花园出小门穿小巷直奔皇宫后墙。跑了许久,方到了安泰门,老远便见几个侍卫在门口踱来踱去,守备竟比那日间要森严许多。

  猎过狐轻拍手掌,三声脆响在静夜里显得格外清晰,这是他和孟纠缠约好的暗号。

  三声过后,毫无反应,猎过狐又拍掌三下。这次便听一侍卫望着他这边喝:“是谁在那吵闹?”

  猎过狐吓了一跳,隐入黑暗中,寻思定是自己来晚了,孟纠缠以为自己不会来,先入宫去了。猎过狐不敢再在门边徘徊,怕让侍卫们看见,绕墙踱步,想找个入口进去。

  那皇宫何等浩大,城中有城,宫中有宫,这外城墙方园都有数里。猎过狐走了一段,不愿再走,才想回去。忽见前面拐弯处有段宫墙因地势陡凹,故矮了点,而且拐弯处已有条很大的裂缝。猎过狐自忖施展荒原中爬岩捉鸟的功夫要攀上这宫墙定不在话下。

  打定主意,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