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猎过狐ii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猎过狐ii- 第22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  随风飘道:“劝架,劝谁的架?”

  猎过狐道:“他晚上约萧亮也不知去哪里决斗去了,许久都未回来,我正想去找他们。”

  随风飘道:“我早知他是找萧亮去了,总叫他别去找人打架,偏偏要去。”回头看却见叶飘云脸色甚是难看,惊问:“云妹,不舒服?”

  叶飘云摇头道:“不是,我没什么。”言语措辞极其慌张,随风飘也没多问。

  猎过狐看在眼中,心道:难道她也惦着萧亮?

  随风飘见猎过狐并无恶意,也不愿再停留,用鼻子嗅嗅道:“云妹,我闻出大哥的檀香留芳是右边那条路上。”

  叶飘云点点头:“我也嗅出了,快点去吧。”

  说完俩人施展上乘轻功去了。

  冯世明惊叹道:“这两女子鼻子真灵。”

  猎过狐笑笑:“我想不是她们鼻子灵,不过是随风云聪明过人,身上携有一种什么“檀香留芳”让他妹妹追踪,这样就不会走散,万一有事,也可及时去帮助。我们也快点跟上,否则怕就跟不上了。”

  这里已是黄土官道,没有太多的起伏山坡,叶飘云和随风飘行速虽快,猎过狐和冯世明倒也能后面遥遥跟上。不一会,已到了单虎岗。

  随风飘和叶飘云去得正是时候。

  萧亮施神勇力毙了三四个侍卫,却奈不住对方人多手杂,且攻势猛厉,被逼退至一片小树林边,苦苦捱持,颇觉吃力。

  萧亮尚且如此,随风云更是狼狈不已,让众侍卫打得无力招架,幸是众侍卫各存异心,想抢头功亲手诛杀这天下第一高手,所以不曾齐心配合,否则随风云早死多时。

  七八个高手围住随风云猛攻,随风云已累得立不直身,伏在地上,将手中利尖盘旋飞舞,只可挑拨身边的兵刃,时而不慎便是一道血口,随风云满身鲜血淋漓,伤口碎裂,昔日的潇洒翩然早已荡然无存,只苦苦待死。

  这时,云中贯虹白木成抢了一个先机,人凌空跃起三尺,手中黄金棍抢头一式洪湖尽泻砸下,这一棍威力极大,纵无惊天动地之势,也有粉山碎岳之威。

  随风云此刻已是强弩之末,哪里抗得住这一棍的摧压,长叹一声,索性剑也不举起,闭目等死,以免手中一代名剑也遭断剑之厄。白木成眼见一棍就要得手,一代高手便要死在他手中,心中窃喜,忽听一女清斥:“休伤大哥性命。”

  白木成觉面前一花,两条俏生生的白影已立在眼前,正是才上山来的随风飘和叶飘云。

  俩人心意相通,手中利剑交错划出,白木成只觉眼花缭乱,满目都是剑影,一时不能闪退,木然中,早让随风飘和叶飘云手中利剑绞得粉碎,空留一根黄金棍啷呛落地,已再无用。

  这一来把旁边众侍卫高手吓得魂飞天外,他们不知这剑法叫风云飘叶,是随家祖传,又曾经历代高手费尽无数心机研制成的。

  随风飘和叶飘云身形毫不滞缓,顺势将手中利剑同时舞向围住随风云身边的侍卫。

  那些侍卫齐觉眼花缭乱,心中大骇,皆各倒掠数丈,不敢对敌。

  其实他们不知这风云飘叶剑法其实就仅一招,威力也在这一招,第二招等其他剑招施出时,威力便要弱上许多。只是他们惊骇之下哪里觉察得出。

  随风飘和叶飘云一剑震退众侍卫,也不乘胜追击,齐过去护住摇摇欲坠的随风云,惊道: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随风云脸露狂笑:“你们来得好,我没事,我们今天要把这山上之人杀得片甲不留,一个不剩。”

  随风云一生负尽狂傲,今日在山上连遭挫折,自认为一生耻辱,所以打算把看见他耻辱的人一并杀尽。

  随风飘张口想说什么,却见大哥满脸狂意,心中惧怕,而且这一生她从未违背过大哥的意思,当下抿嘴没有说出。

  叶飘云见随风云无恙,玉目四扫,早见萧亮也在那边苦苦捱斗,探手入襄,掏出一大把蝴蝶镖,以弹指惊天手法一一击出。

  蝴蝶镖挟一股凌厉尖啸声直打萧亮身边的众侍卫。这蝴蝶镖本是叶飘云使惯的暗器,威力不弱,而那群侍卫正让萧亮的神拳战得不敢分神,陡然飞来几只蝴蝶镖,早有几个功力差的不能闪躲,被一一击中。虽不曾打中要害,也痛得仓然后退。

  萧亮转头看见叶飘云,知道是她出手援救,心中大喜,冲过去笑道:“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

  叶飘云抬眼望天,却似未听见,萧亮怎知她心中意思,只觉茫乱,不知所措,他怎知道无情却是有情的道理?

  萧亮慢慢走向随风云,太子的突然袭击,无疑也让俩人成了风雨同舟、同仇敌忾的一方。

  两个生死对头竟站到一起来了。

  太子和随风云两方僵持许久,各自调息休歇,只等下战的爆发。

  太子暗暗估摸一下,随风云、萧亮,再加上随风飘和叶飘云,这四人的功力俱是高深,怕已胜过自己这边的力量,而且自己虽然人多,除了德将军勉强和对方一对一地战上几个回合,剩下的人绝无胜算。

  太子越想越惊,看随风云面色渐渐好看,体力似又恢复不少,心中更惊,心道萧亮和随风云俩人苦战一晚,体力定是耗费不少,若再让他俩人恢复体力,更难取胜,太子正想下令速战速决时,忽听山下乱蹄纷踏,尘灰大卷,这会天也渐明,已隐约可看清无数人马冲上山来,而且人马颇众,似有千军万马一样。

  山冈上的双方皆不知来人是谁,都以为是对方叫来的帮手,各自惊慌。

  擒贼先擒王,德将军见随风云疲累地站在一边,心生此念,人如电般掠向随风云,疾出手,一把便抓住正喘息不已的随风云,用手掌按住他的后心,喝道:“你们谁也不许动,乖乖听我命令,否则他就死到临头了。”

  随风云和叶飘云吃不住这一突来变化,也从未见过这等事情,一时木然,不知如何是好,看随风云,满脸愤怒,空有一身奇功,此刻让德将军出手制住,竟不能动弹半分,唯有两行浊泪缓缓淌下。

第三十四章 情义两难

  随风云少年雄振武林,今日受尽折辱,百种失意之下,如何会不伤心落泪?

  随风飘见她英雄一世的大哥此刻竟是热泪沾襟,心中不由碎裂,扭头去看别处。叶飘云也是无能为力,低吁不已。萧亮看在眼中,忽急中生智,啸然跃起:“他不关我事,你尽管杀他就是。”说罢挥拳袭向德将军。

  德将军本来就无心要杀随风云,只不过想抓他做个人质,见萧亮毫不顾忌,反倒失了主意,退身闪后。早有几个侍卫前来拦萧亮,萧亮双拳飞动,左拳青龟望阳,右拳龟断乾坤,一拳一个,两个侍卫立被打翻在地。这一阻隔,萧亮想再冲进侍卫丛中去,已是甚难。众侍卫如水一般涌上。随风飘和叶飘云这一霎间,也趁势以极快的身法冲进了侍卫丛中,两柄青锋所到之处,皆是血光迸裂,无人如挡。

  众侍卫见势不妙,齐去拥护太子,唯恐太子龙体有恙,不想这一拥却让随风飘看出了苗头,她本不知太子是这群人中的首脑,这会自是看出,一个凌空飞掠,人若娇龙般窜出,半空中玉手疾探,竟让她抓住太子的长辫,俩人一起拨出侍卫群中。

  才落地,无数侍卫已围过来,随风飘哈哈大笑,手中蝉翼剑抖一朵剑花,刺住太子咽喉清吆道:“谁敢上前,我也要他的命。”

  众人骇然失色,德将军慌忙上前道:“你千万不要乱来,我绝不伤随风云,你也别动他半根毫毛。”

  随风飘心知此处非久留之地,还不知山下来人是什么高手,不敢多想,却伸手在太子脸上轻掴一掌,道:“我不杀他,可你抓我哥在前,我也要打他一巴掌才算扯平,你放我大哥过来,我便平安放人。”

  太子几欲哭出,他贵为国中太子,哪曾让人打过半下,这会却让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子轻掴一掌,虽不痛,他的心里却已欲哭出,见随风飘答应不杀自己,忙道:“德将军,快放随大侠过来,不要伤他。”

  德将军刚才已把随风云制住交给另一个侍卫看着,这会才要叫人带过来。却见山下几匹快马已奔上山岗,最前一匹马上的乘者厉喝:“你们谁都不许动。”

  众人跃头去望,蒙蒙尘雾中,无数快马已扬蹄跃上单虎岗,马上皆是银盔甲士,带着长枪短箭,枪挂在胜钩上,箭握手中,搭弓引弦,齐齐对准了众人。随风云和太子一并众人看清来人,皆暗暗叫苦,原来上山来的非别人,却是阿南王。

  阿南王哈哈大笑:“赵金风,我看你们今天能再躲到哪里去。”

  说罢又是哈哈豪笑不已,脸上甚是得意,俨然得胜将军一样。

  随风云见阿南王似不是冲着自己来的,心中略松口气,只是这会让德将军制着,心中甚不舒服。

  德将军心中却是更不舒服,一来太子让随风飘抓在手中,二来他并不知道阿南王不是随风云唤来的,见许多强敌环视左右,而且阿南王身后旌旗里还不知密密麻麻隐了多少高手,自己这边人单势薄,心中如何不慌。心中又想救太子要紧,忙上前对随风飘低声道:“你千万不要乱来,我这就放随风云。”

  随风飘心中也急,她虽不知赵金风便是自己手中人质的名字,却也晓得阿南王与大哥无多大怨隙,只是她也知道大哥和阿南王之间有些纠缠。

  唐送缘和唐唤云翻脸成仇,发誓要练成绝世毒功与唐唤云一比高低。于是偷了唐门秘笈独闯江湖去练毒功。

  他自知年纪轻轻,内力不够精纯,若按常人的方式去练,等毒功练成怕唐唤云也早死了,又如何能找他一比高低,所以四处寻觅至毒之物,以求速成。

  那日让他得了白玉狸,欣喜若狂,不想让玉狸熏了一屁,后又让萧亮龟蛇山下打了一掌,体内真气涣散郁塞,所以以白玉狸练毒,也不能突飞猛进。虽进速甚快,却总因真气郁塞不能达到所想境界。

  不想昨日又吃了萧亮一掌,这一掌非但未将唐送缘的真气打散,反把唐送缘积郁胸中已有数月的真气一起找通,所以一夜之间,唐送缘已是判若两人,一日千里,已跻身于当代绝世高手之列,毒上功夫更是天下第一。

  只是萧亮这一掌也把他的心智震乱,又加毒功本是迷心索魂的功夫,唐送缘此时虽是一代毒圣,人也渐入绝境,半清半疯。

  昨夜他和水寒烟本欲取道入蜀,却见单虎岗环境幽雅,是练功的好处所,于是在那行功练毒。

  毒功大成时,却见山下有人争斗,细细辨认,看清是萧亮,心中大喜,焚起一支从白玉狸身上练成的无香无味千里死香,要将俩人毒死在下面山冈上,后来见又来了许多人,索性一不做,二不休,叫水寒烟加足药力,想把众人全部毒死。

  唐送缘这时已成毒圣,人性泯灭,只有满腔对唐门、对萧亮的仇狠,只想暴发,只想发狂,心中早不存善念,只想把下面这些人一同杀死,以泄胸中抑郁数月的怨怒,毫无顾忌。

  这香已点了好久,只是两山头相隔甚远,风向又不很顺,所以毒雾虽多,飘到萧亮这边时已剩不了多少。

  纵是如此,也有许多功力差的人承受不住,扑通昏倒在地。

  阿南王也感不适,又听唐送缘狞笑骇人,众人心中惧,只是各有远敌近患,动又不能不动又不行,僵立一会,又有许多人倒地死去。

  太子也是不支,眼看烟雾越来越重,众人都觉呼吸不畅,又不敢轻易动弹,唯恐躲得过千里死香,也躲不过环侍身边的利剑快刀。

  这时,俩人奔跑过来,前面一人大叫:“你们这样笨蛋,还不逆风跑。”

  萧亮看去,来人正是后面赶来的猎过狐和冯世明,俩人找了许久才找上山岗。

  萧亮大喜,跑上前道:“猎过狐,你也来了。”

  猎过狐上山时听得唐送缘的狞笑声,却不知山上错综复杂的敌我关系,情急叫众人逆风而跑。这一叫果把众人提醒,万事皆小,逃命事大。

  一时间,山上众人再也不顾什么敌我,分辨了风向,没命地往山下跑去。也有许多人一时辨不清风向的,反向而奔。

  顿时,单虎岗上乱成一团,众人争先恐后逆风而跑,谁也顾不了谁。阿南王开始还有几个亲信护着,跑了一阵也早让蜂拥而下的人群冲散。

  随风飘挟着太子想去找随风云,不想德将军也不知到何处去了。再找叶飘云,也在人群中失散,随风飘也不能多想,挟起太子,直奔下山去了。

  猎过狐知道自己不惧毒,见众人匆匆下山,也不急着与众人争道,反向上行出一段,见无人时,才缓缓回身下行,想再找萧亮,也是不可能了。刚才萧亮惦记叶飘云的安危,人群中四处寻找叶飘云,寻找不到,却遥见阿南王坐骑一匹逍遥白马从山上冲下。

  这山势较陡峭,阿南王心中又慌又怕,一时不慎,手竟松了缰绳,人便从马上落下,整个人被疾奔的快马倒拖在山道上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萧亮横身跃出,一拳捣向那匹烈马,烈马哀鸣一声,倒地而卧。

  萧亮上前抱起阿南王笑道:“王爷,受惊了。”

  阿南王心中惊骇未定,看清是萧亮出手相救,心中喜悦,拍萧亮肩道:“萧爱卿,功高莫过于救驾,孤现在便封你为一字并肩王。”

  萧亮笑道:“谢谢王爷封赐。”

  阿南王的亲信已赶了过来,牵了一匹高头大马过来让阿南王坐了。

  又笑对萧亮道:“爱卿,从此你便随我身边,明朝我大事告成,保你荣华无尽。”

  萧亮笑道:“王爷对我这么好,我尽些薄力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一群人到了山下,见阿南王的手下和太子的侍卫正杀成一团,太子和随风云却不知去向,只有德将军带着一群侍卫在那苦战。

  萧亮跃马过去,人在马背上腾身而下,落在人群中,信手挥拳,轻描淡划中已结果了几个太子手下的御林侍卫。

  刚才单虎岗上萧亮让众侍卫逼得几乎透气不出,此时正好把满腔怨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