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追逐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追逐- 第21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居然象在千万军中侥幸逃脱出来似的。 
众人脸色均变,相互目视,心疑不定。 


信使扑倒在开韶面前,抬头嘶叫道: “十五王子大军被困,请四王子速派军去救!” 
开韶霍然站起,瞪大眼睛道: “出了什么事?你快仔细说!” 
“十五王子刚到如田,还未整顿休息,雍赫国忽然大举进攻,我军仓促应战不敌,死守如田,即将抵挡不住了!请四王子立即去救!” 


雍赫国擅长诡异战术,军情紧急,晚到片刻,恐怕这十五王弟就要步上震庭将军后尘。 
开韶虽在王宫中与统齐宁纷争甚多,但到了战场,同是为双国而战,又是骨肉,不由为统齐宁担心起来。 
开韶牛般的大眼睛骨碌转几下,喝道: “点起大军,立即赶往如田!” 
身旁大将劝道: “四王子稍慢,如田定要解救,可是大军尽去,叔县空虚,若让雍赫国夺了叔县,双国大危啊!” 


开韶急道: 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看着统齐宁被围。” 
“四王子可调一半兵力前去解围,十五王子手上也有大军。所以不敌,是因为雍赫国围攻之势已成。叔县一半兵力从后夹击,破了雍赫国围攻之势,十五王子必定率兵追击,两军联合,正好可以大大胜上一场。” 
开韶点头道: “不错,我率一半兵力前去救统齐宁,留一半兵力守着叔县,可保万全。” 
云霄站上前去,行礼道: “请四王兄让云霄一同去救。” 
开韶皱眉道: “此次解围,看来轻易,里面恐怕有凶险,云霄不要去。” 
云霄知道开韶担心自己,抬头道: “云霄求王命出征,就是为了上阵杀敌,怎会害怕危险?” 他为人敦和,也被营中士气激起热血,希望可以为国出力。 
何况在亮宫之时,统齐宁对他甚是热情,他虽不喜欢吵闹,对统齐宁的友好心里还是知道的。 


虽然听过云霄一弓四箭全中红心的传闻,众将看着这文质彬彬、美如枝头娇花的十三王子,心底都不大愿意让他冒这般风险。 
这么难得的美少年,应在王宫中锦衣玉食、谈风弄雅,穿梭于刀枪不长眼的血腥战场,莫说掉了性命,就是被轻轻划上一刀,也让人痛惜不已。 
“四王子率兵定可大胜,四王子还是留在叔县吧。” 
“叔县也是重要之地,怎可以不留下副将看守?四王子责任重大,不可轻出。” 
众人纷纷开口劝说,都是不愿云霄随开韶前去。 


云霄见阻力重大,秀眉轻蹙。他最不喜欢和人争辩,又无好战之心,便不再言语,听开韶的安排留在营中。 
开韶另点两名老将,点齐人马,轰然而去。 


…。 


此战若论兵力地势,并不艰险。 
只要能从背后乱了雍赫国阵营,统齐宁率兵乘机追杀,可得大功。叔县众人也不担忧,安坐营中,等待消息。 
到了下半夜,一切安静无恙。叔县众兵,除了守卫大营的,都在香甜酣睡。 
云霄生性爱静,舍不得这好月色,披着大毛褂子站在窗前。 


思绪不由飘到都城。 
不知道的王兄穿起王的服饰,会是什么一副样子? 
坐在王座,可会象父王一样威风凛凛。 
还是比父王更威严? 


想起当年破天荒的将杂戏团唤进亮宫为自己表演的洛格。 
缠着自己不放,逼着自己吃饭、喝汤,硬要为自己洗澡更衣。 
瞬时笑,瞬时怒的大王兄,常常什么也没做,就惹恼了他;又常常微一发呆,恼火的他又回复常态,依旧地温柔呵护。 
还有落云,总笑着在一旁他们胡闹。 


云霄左想右想,脸上泛起笑意。 
月色如此温柔。 
此时此刻,他却偏偏没有想起洛格将书卷焚烧的狰狞面容,没有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,洛格绑着他的双腕要将他撕成碎片,也没有想到把他吓得远远逃出都城的那个让人心寒的眼神。 


夜已大深,露水极重,云霄轻轻捂嘴打个哈欠,刚要上床去睡,房外噪声大起。 
“什么事?” 到底身在军阵,云霄反应极快,携了宝剑出房问道。 
开韶不在,军中责任落在他身上,不得不凡事小心。 


快马而来的是开韶随身侍从,一身重伤,鲜血淋淋滚倒马下,哭道: “四王子被困九天山,形势大危,十三王子快派人去救!” 
云霄惊道; “怎会如此?” 
留守在叔县的诸将早纷纷赶到。 
一人喝问: “如田有我方大军,怎么不向他们求救?” 
侍从一听如田两字,咬牙切齿道: “我们从后冲击雍赫军,解了十五王子之危,遭到雍赫国大军反攻。不料十五王子没了危险,根本不出城追击敌军。我军人数与敌军悬殊,交锋立溃,四王子且战且退,在九天山被团团围住。四王子派我们数人浴血冲出包围,到如田求救。如田……。如田居然不肯出兵………” 说到这里,伏地大哭。 


云霄心里咯噔一声,坐倒椅上。 
众将大怒,也顾不上王子尊卑,纷纷对统齐宁大骂: “四王子为他分兵去援,他居然这么狼心狗肺,见死不救!” 
“简直猪狗不如!” 
有几个老将对穆梅两家争斗略有所知,统齐宁母妃也是梅氏一族远亲,想起开韶身在险境,生死系于统齐宁之手,不由心中一寒。 


云霄举手,制住全将怒骂,轻道: “各位将军莫动气,十五王弟虽然年轻,但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” 
众人心叹: 这种宫廷争斗哪里分年纪大小?出生就被卷进去了。十五王子就算不贪生怕死,利用这个时机让四王子死于敌军之手,也算为梅家胜了一场。 
看眼前十三王子仙子一样无暇,待人真心宽厚,都纷纷垂头,不忍将事实说出来。 


“我们点齐叔县人马,立即去九天山解救四王子。” 
云霄当日被洛格逼着用功,也懂兵法,摇头道: “不可,第一,叔县紧要之地,绝对不可全军而出。第二,我们只剩一半兵力,即使全出,也敌不过雍赫军,只怕连现在这些人都要受困。” 
一将大吼道: “难道就让四王子受围不管吗?” 
那冲出血阵的侍从从小侍奉开韶,甚是忠心,跪在地上对云霄连连叩头,哀求道: “求十三王子救我家小主子!求求十三王子,立即带兵去救!” 撞地有声,磕出潺潺鲜血来。 


云霄打定主意站起来,手持宝剑唤人牵马,对众人道: “十五王弟不会见死不救,我立即亲赴如田,请他领军解救四王兄。” 见众人脸上怀疑之色甚重,又道: “如果求不到救兵,那我就顾不得叔县了,立即赶回这里,率全军去救。不管成功与否,也不能坐看四王兄被困。” 
他这一说,就是将生死也置之度外了。众人见这王子虽然面若桃花,安静沉默,没想到如此有血性,都不禁佩服,轰然拱手道: “我等在此待十三王子归来!” 
云霄环视众人一圈,纵马去了。 


…。 


云霄急驰到了如田。如田城外围攻的雍赫军已退,轻易入了城。 
到了大门,统齐宁接到通传,急忙赶了出来,高声叫道: “十三王兄,你总算来了!” 上前亲热地抓云霄的手。 
大事当前,云霄也顾不上不和人亲近的忌讳,让统齐宁抓住他的手,急急进了厅中,问道: “四王兄被围九天山,十五王弟为何不救?兵凶战危,请十五王弟立即发兵救援!” 
“十三王兄!” 统齐宁似有难言之隐,搓手顿脚道: “我也想发兵啊,可是……可是王虽派我为正将来如田参战,军权却不在我手哇!” 


云霄愕道: 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任谁掌管军权,都不能看着自己的大军被围不救。” 
统齐宁又急又气,鼓着腮刚想说话,厅外一把冷清的声音传来: “军家大事,怎可以只顾私情?为了大局,小小牺牲在所难免。现在救援,于我军不利。” 
云霄转头一看,此人在启天宫议事时见过,原来是洛格的亲舅双国赫赫有名的大将梅儒。 


洛格下令统齐宁率兵远征,却暗中给了梅儒密令,让他掌管军中大事。梅儒原是老将,军中大小军官都是从他手上提拔上来。 
统齐宁虽是王子,但年纪幼小又无战功,有梅儒在,当然无法调度人马。 
云霄不知道里面蹊跷,也懂得眼前这人才是出兵关键,拱手道: “请将军立即出兵,以解四王兄之困。若因为将军延误,四王兄出了什么事情,恐怕对将军也不好吧。” 


梅儒得了洛格密令,胸有成竹,淡然道: “梅儒为将多年,事急轻重,自然清楚,不用十三王子多言。” 他知道云霄在洛格心中分量不轻,也不敢太过无礼,说话之时,规规矩矩对云霄行礼。 
统齐宁为救开韶劝梅儒多时,早怀疑是洛格的意思,不敢再强求,只能在一旁干瞪眼。 
云霄焦急起来: “既然如此,请借我如田一半人马,我再带上叔县剩余人马,亲去为四王兄解围。” 


梅儒嘴角微扬,朗声道: “我奉王令统领如田军马,怎可轻赋军权给他人?叔县是重要地方,四王子既然已经被困,军中无首,我已经派将领前去接管。就不劳十三王子费心了。” 
云霄睁大眼睛,转头目视统齐宁,见他神色怪异,忽然想到一事,冷汗潺潺而下,颤声道: “你们坚决不肯救援,莫非……。莫非……故意使四王兄…。…” 
他自幼受人冷落,却未接触如此毒辣的心计,红唇微震,说不出话来。 
梅儒躬身道: “王智谋无双,边关的事,早已料到了,我们只需按王令行事就好。” 抬眼望苍白的云霄一眼,笑道: “王早知四王子被围,十三王子必来如田,吩咐我们好好照顾十三王子,万不可让十三王子出事。” 他语气恭敬,骨子里却结结实实的满是强行压迫。 
云霄气得不得了,听到洛格吩咐“照顾”他,眼角微瞄,赫然发现几个彪悍侍从已经缓缓围了上来。 
“你们想干什么?好大胆子,竟敢对王子无礼……………。。” 


…。 
云霄被梅儒使人关在房中,好衣好食,侍侯周到,云霄几次要闯出去,都被守卫拦阻。 
梅儒果然不愧为双国第一大将,几次冲击雍赫国都获大胜,却偏偏不解九天山之围。 


次日,开韶手下数次冒死冲出重围,到如田求救。梅儒只是不肯发兵。 
统齐宁看在眼里,焦急不已。他对洛格又敬又怕,知道是洛格授意,不敢强求梅儒出兵。 
云霄被关在房中两日,外面消息不通,担忧开韶危急,寝食不安。想到开韶豪迈粗犷,却是热血汉子,一听统齐宁有难,即刻不顾自身安危来救。谁料却是一个毒辣至此的陷阱。 


正在房中长叹,忽听见房外看守的侍从高叫一声: “谁?” 便没了声息。 
房门被推开,统齐宁小心翼翼地窜了进来。 
“十三王兄,” 统齐宁压低声音道: “我来救你。” 不待云霄说话,将手中宝剑弓箭递了过去,又道: “侍卫们我已经对付了,马匹也已经为你备好,你快走。” 
云霄接过宝剑弓箭,点头道: “好,我现在就去救四王兄。” 
统齐宁跺脚道: “你单身匹马去送死吗?快回都城求王下令出兵,四王兄在九天山苦守,应该还可以撑上十一二天,只要你求得王的恩令,要梅大将军发兵去救,四王兄就保住了。” 
云霄一听要回都城见洛格,微微一怔,转头道: “我?大王兄怎么肯听?” 
“唉,” 统齐宁急道: “王这次是立下决心要四王兄为国殉身,除了十三王兄,再没有人可以劝得王改变心意。事不宜迟,十三王兄快去!” 


云霄最怕见洛格,但想到开韶正在千军万马中拼命,热血也不禁涌了上来,咬牙道: “好,我去求大王兄。” 他心思纯白,到现在还不曾改口称呼洛格为王。 
别了统齐宁,匆匆上马,呼啸而去。 


梅儒得知大怒,急忙派人追赶。统齐宁为云霄所配的是万中选一的好马,云霄骑术精湛,哪里追的上? 
追赶的人灰头土脸,负命而回。 
梅儒知道统齐宁弄鬼,偏偏碍于他的王子身份,知道他是洛格爱弟,只能暗生闷气。 


。 


云霄日夜兼程,沿途换马,足足狂奔五天,才到达都城。 
进到王宫,内侍都知道这十三王子以前曾住亮宫,与当今的王关系不同一般,不敢怠慢,忙引见到启天宫。 
洛格正在启天宫处理国事,忽然听见云霄到来,大吃一惊,不由心神荡漾。 


云霄进到启天宫,抬头一看,洛格就站在阶上。 
威严赫赫,身着王服,头戴王冠,凛然之势隐隐散于四方。 
虽知道会见到洛格,云霄还是不禁怔了半晌,酸甜苦辣,种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。 


他连日劳累,脸色苍白,憔悴非常,站在殿中,如被风吹打的双红花般惹人爱怜。乌黑眼睛对洛格轻轻一瞄,洛格心里猛然一跳,几乎要冲下阶去按着他吻个够本。 
几番按捺,洛格终于拾回为王的冷静,温和笑道: “十三王弟出征而回,辛苦了。” 
云霄挂念开韶安危,不待行礼,劈头就求道: “请大王兄立即下令,出兵解救四王兄。” 接着便将开韶如何去救统齐宁,又如何被困,梅儒如何不肯救援的事情一一道来。 
他语调虽急,吐字却很清晰,将开韶危险情势解说得一清二楚。洛格自从认识他,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的话。 


“大王兄,求你快快出兵,再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 
洛格站在高处,静静看云霄容色,早已痴了三分,听见云霄请求,收回心神,冷冷道: “梅儒是我朝大将,经验丰富,边关的事情,尽交他处理。云霄不必担心。战争哪能没有死伤?” 
云霄当堂愣住。他心里隐约猜到洛格意图,但在心底深处,对大王兄还是有着期盼,听洛格冷冷语调,恍然领悟,如被浸在冰窟之中,眼前景致摇晃数下,几乎跌倒。 
大王兄,居然是存心要四王兄死在战场上。 
若是如此,没有人能救四王兄了……… 


又听见洛格温言道: “王弟也累了,先下去休息吧。许久不曾回亮宫,房间已经为你准备好了。” 
云霄昏昏沉沉,还没有听明白洛格话中的意图,茫然点点头,失魂落魄随前来引领的宫女到亮宫去了。 


洛格目送云霄往亮宫去,心中畅美,实不可言,想到等下可以到亮宫与这思念多年的丽人尽情补偿往日痛苦,心都要醉了。 
我终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