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追逐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追逐- 第15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落云想着天气甚好,便打算清理云霄的小院,以免有不周到的地方,引来洛格发怒。 
因为是云霄常呆着的地方,落云不敢怠慢,亲自带了几个宫女带院里打扫。 
窗帘、幔帐都重新布置,连着不太顺眼的家具都扔了换上新的。正在忙活,听见小厅中的宫女道: “这是什么?” 
落云探头问: “怎么了?” 
宫女递上一个书卷答道: “落云姐姐,我想着将厅里空砖下的灰尘扫一扫,不想一移开空砖,居然有个书卷。” 居然就是云霄珍藏的书卷。 
云霄长于冬庭,侍女仆从都懒惰欺主,哪里会去打扫,所以云霄对书卷珍惜之至,却没想到会有人在打扫时找到它。 


落云一见书卷,暗道:这必定是十三王子的东西。他常一人独处这小院,难道就是为了这书卷? 
伸手接过书卷藏在袖内,对宫女道: “悄悄的,谁也不要说。” 携了书卷,回到寝宫,挨在自己床边,想:这书卷里,不知道是什么重要东西,我要看了,十三王子会不会生气? 
落云抚摩书卷,见厚厚一叠,好奇心渐重,心道:十三王子从不生气的,看看又何妨。 
轻轻打开第一页,看了数行,见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录,放下心来。又见云霄写得他与苏丽儿的种种事情有趣,不由一页一页,翻了下去………… 


。 
云霄却什么事也不知道。 
好些日与洛格甚少见面,他心中也不是滋味,心想:你不见我,我也不想见你,与苏丽儿在一起,岂不比和你在一起快活多了? 
今日又约了苏丽儿在宫外见面,却是要到集市去逛。云霄快步出了亮宫,没走几步,抬头看见开韶气鼓鼓从后花园拐出来。 
开韶刚和洛格为云霄娶妻之事吵了一架,不料出来就见到云霄。他性子急,一把牵着云霄道: “云霄,来得正好,我有事找你。” 说着不等云霄说话,将雍赫国公主的事情一五一十尽数告诉云霄,又问: “你说,大王兄过不过分?” 
云霄正急着去见苏丽儿,偏偏被开韶拦着,无奈道: “四王兄,大王兄其实不坏,你们不要为我吵架。” 
“你明明可以娶到那个公主,大王兄为什么阻拦?” 
云霄奇道: “我为什么要娶那公主?” 
开韶跺脚道: “娶她有什么不好?你在宫中地位立即不同,而且,娶了公主可以在外设王子府,就可以逃出亮宫,不被你大王兄欺负啊!” 
“哦…。。” 云霄点头道: “大王兄不欺负我的,四王兄放心。” 说罢对开韶微微一笑,趁开韶恍一失神,溜了开去。 
第十九章 


洛格被若演打算命云霄娶公主一事轰得满眼金星,碍着若演和居心叵测的穆香妃在面前,只能不露声色,强打精神陪若演赏了一会双红花。 
好不容易拜离若演,急匆匆往亮宫中赶。方入门就问: “云霄呢?” 
绯绿回道: “十三王子出去了。” 
绯红轻笑道: “这几天都出去玩呢,前日摘了一大把双红花回来,还放在书房中养着。” 
洛格见不到云霄,心中更是不安,越发焦急起来。他近日事忙,与云霄多有疏远,常常只在熟睡的云霄身边呆上片刻,今天听了若演的打算,骤然感觉有人要将云霄自他身边夺去。 
洛格越想越烦躁,沉下脸道: “天天出去玩,成什么样子,书也不念了。赶快把他找回来!” 
绯红绯绿见洛格发怒,都唬了一跳,急忙收敛了笑脸,派人出去找云霄。 


落云正在床头看云霄的书卷,听见洛格语气不佳,忙藏起书卷,掀帘子出来笑道: “怎么了?殿下自己说不许限着十三王子行动的,今天倒怪起我们来?殿下担心十三王子,我们以后好好看着他就是了,何必生气?” 见洛格真的脸色不善,便不再多嘴,取了绣针,安静坐在一旁绣花。 
洛格倚着窗边,只盼云霄快点被带回来。又想:云霄在王宫中闲逛,万一被父王碰到,问他可肯娶那公主。以云霄可有可无的个性,又有穆香妃在一旁巧言令词,说不定就糊里糊涂答应下来。 
这样一想,额头渗出汗。心道:就算云霄答应了,我也必定要找个办法不许他去。 


洛格黑着脸在亮宫等,一言不发。 
落云等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都噤若寒蝉,只盼云霄快点回来。 
好不容易派出去找云霄的侍从回来,对洛格行礼道: “回殿下,十三王子不在王宫,宫卫说十三王子刚刚出宫去了。” 
洛格闷声道: “好端端的,他出宫做什么?” 
侍从低头道: “奴才不知道。十三王子这几天常出宫,宫卫说通常要近天黑才回来。” 
洛格只觉得一簇火苗在心中轻窜,抬腿踢开侍从,吼道: “不知道?你们是做什么的?王子出宫也不跟着,云霄要出了什么事怎么办!派人出宫,把他找回来!” 
侍从挨了一脚,只好苦着脸跪着。心里不断叫屈:是殿下明令不许再跟着十三王子的,怎么这回又怪我? 


洛格正在大发雷霆,梅家又派人到亮宫,急道: “老太爷不行了!嚷着要见殿下呢!” 
洛格心中一痛,也顾不得云霄,忙骑上马朝梅家飞奔而去。 
出了王宫,一路急驰,脸上额头都是尘土汗水。途经市集,忽然听见一女声笑唤道: “云霄。” 
洛格不由转头朝声音来处望去,见一个服饰光鲜的女孩在人群中。洛格曾在宫中见过丽儿,一眼认了出来。 
又听见丽儿叫道: “云霄,你到哪里去了?” 
市集中人多,洛格集中耳力,听见一个清爽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: “苏丽儿,我在这里!” 语气欢畅,依稀是云霄的声音,却不敢确定。 
洛格勒住马头正要细听,梅家侍从在后赶到,催道: “老太爷正等着殿下,请殿下快行!” 
洛格想起外公,心中凛然,不再理会市集中的众人,挥鞭而去。 


急赶到梅家,穿过重重叠叠各色回廊,来到梅国丈房前。洛格一呆。 
房门前整整齐齐跪着梅家众人,舅舅梅儒带头跪在前头,连疯症在身的梅夫人也被人搀扶出来跪着。众人满脸凄容,却都忍着不哭出声来。 
洛格望着关得紧紧的房门,双手忽然轻颤起来,向梅儒轻声问道: “外公…。。外公他……” 
梅儒拭泪,沉声道: “还没有去,正在里面等着见你一面。” 
梅夫人似乎疯症好了一些,柔声道: “好孩子,进去吧,你外公等着呢。” 她平日恪守尊卑,对洛格只用“殿下”称呼,现在家逢大变,不由换了怜爱口气,听来更是让人心酸。 


洛格睁大眼睛瞪着房门一会,强忍泪水,轻轻推开房门,走了进去。 
梅国丈就躺在床上,梅老夫人陪在床边垂泪。 
洛格走上前去,见外公满头白发,气若游丝,心中难过之极。 
他母后早死,若非外公在外万般保护,不知道早被穆香妃害成什么样子,想到这里,悲从中来,掉下眼泪。 


“殿下……。。” 
梅国丈听见洛格到来,似乎有了点精神,混沌的眼睛重新睁开。 
“外公不要动,躺着就好!” 洛格急忙去扶,却被梅国丈一把抓住右手。 
梅国丈满是青筋的手牢牢抓住洛格,甚是用力,指甲几乎要掐到洛格手腕中去: “…。洛格…听外公一句话…。…” 
这一声“洛格”,满是亲情,洛格更是伤心,忍声道: “外公有什么话,尽管吩咐就是。” 
似是回光返照,梅国丈话音清晰,一字一顿道: “现在,什么梅朵、舅舅、外公,都不要紧。你记得了,只要你坐上王位,你就赢了,梅家就赢了。” 
洛格点头应道: “洛格知道了,外公是要洛格忍一忍。” 
“对。” 梅国丈精力渐尽,目光开始涣散: “坐上王位,才能保全你自己……。。” 声音渐渐弱下去,说到最后一字,掐住洛格的手一松,掉在床侧,就这样去了。 


“外公?外公!” 洛格见梅国丈骨瘦如柴的手无声无息落下,象全部力气被他同时从身上抽走一般,心如刀割。 
梅老夫人挨在梅国丈身旁,白发乱颤去探他的鼻息。 
“外公……。” 洛格知道外公无望,怔怔愣了一会,终于大哭起来。 


房门外跪等的梅家众人听见洛格哭声,知道梅国丈已逝,都大哭起来。 
梅家上下,霎时被哭声笼罩。 


洛格扶着梅老夫人跪在梅国丈床前大哭多时,梅儒等虽心里悲痛,都忍着眼泪进去劝道: “殿下万莫伤了身子。” 
洛格想,外婆年纪老迈,不要也伤了身体。抹了眼泪,对梅老夫人道: “外婆节哀,若外婆也有三长两短,叫洛格如何是好?” 说着将梅老夫人扶起,自己也挣扎着从地上起来。 
哪知道洛格连日劳苦,心里又焦又悲,连遇表妹、外公身亡,外加一早被云霄的事情一激,已经有点支撑不住。 
如今在地上跪得久了,猛然站起来,只觉眼前一黑,身子便歪了一歪。 
梅儒站在他身旁,连忙扶住,急道: “殿下!殿下!” 


幸亏洛格身体根基好,只是眼前黑了片刻,慢慢回过神来,知道自己太过劳累,顾目四周,见梅家上下都团团围着自己,关切忧虑之情溢于言表,心想: 梅家生死荣辱都在我身上,我可千万不能倒下。 对梅儒轻笑道: “舅舅不要担心,不过是起得太猛了,有点头昏。” 
梅老夫人摩挲洛格道: “好孩子,回去休息吧,这里有你舅舅舅母呢。好好保重自己身体。” 说着眼泪又掉下来。 “你要有什么事,我可怎么见你外公母后?” 话到后面,连连重咳不已。梅儒担心母亲也支撑不住,连忙命人扶了梅老夫人下去休息。 


洛格本想留在梅家处理外公后事,但经不住舅舅相劝,又不想外婆担心,只好领着侍从回宫。 
落云等早接了梅家的通报,都换了素服,跪在亮宫门外等候。 
入了亮宫,洛格才想起云霄的事情,问落云道: “云霄呢?” 
落云轻声回道: “十三王子还没回,这一阵子的事我们都瞒着他呢。” 
“哦……也好。” 洛格眼中满是倦意, “我想睡一下。” 
“我去收拾里间的床。” 落云忙站起来转身要进去。 
洛格摆手道: “不必了,就睡你这张小床,也挺舒服。落云,你坐在床边绣花,陪着我。” 


落云刚要应是,忽然想起云霄的书卷,“哎呀”一声喊了起来。 
洛格一边躺倒在枕上,一边问: “怎么了?” 头刚靠枕,发觉枕下高高凸出一团东西,探手一摸,在枕下掏出一卷书卷来。 
落云因为好奇,将书卷带到寝宫中看,洛格回来,她就将这藏在枕下。 
不料洛格说躺就躺。落云要阻拦时,已经来不及。见洛格掏出云霄的书卷,脸色立即发白。 


“这是什么?” 洛格抓着书卷,随手一翻,脸色也是一变。 
他对云霄百般用心,怎么会不认得云霄的字迹? 
立即也不觉得困了,翻身坐起来,将文章一篇一篇细看。 


这书卷是云霄从小所写,受了洛格欺负,少不了对苏丽儿诉苦。其中对苏丽儿种种情真意切,又是洛格想也想不到的。 
洛格一篇篇看来,一言不发。 
落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不敢做声,站在角落偷看洛格神色,心内惶恐,只盼云霄早早回来,又怕云霄回来。 


洛格看得天将黑,方放下书卷,轻轻道: “我以为他谁也不理会,天生冷淡,没想到他心里还藏着一个人。藏得这么深、这么深………。。” 语调平缓,脸上不喜不怒。 
落云知道洛格动了真火,胆战心惊,哪里还敢说话。 


快吃晚饭了,云霄才回到亮宫。 
他和丽儿在市集中玩了一天,衣服上沾了不少尘土,袖中又藏了不少买到的好玩东西,根本没料到大祸临头。 
入了亮宫,见宫女侍从个个战战兢兢,奇道: “大王兄今天回来了?” 
宫女面带怯色,点点头,悄悄对寝宫内一指。 
云霄问: “大王兄发脾气了?” 
宫女又点头。 


云霄心想:不知道大王兄为什么发脾气,我今天没见过他,定然不是因为我。他心情不好,我还是不去见他的好。 就想往小院中去。 
还没有抬脚,寝宫中跑出一个小侍从道: “殿下请十三王子到书房去。” 
“到书房去?” 云霄多日不见洛格,心中其实也想念,见洛格派人来叫,又想:大王兄心情不好,我还是去劝一劝吧。他平日总劝我哄我,今天就换我劝他。 于是,便往书房去。 


书房中静悄悄,只有洛格一人坐在桌子前。 
云霄一进来,就觉得空气异常凝重,连他这反应迟钝的人也有所感觉。心道: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大王兄这么不高兴。 
云霄对洛格行礼道: “大王兄,你叫我吗?” 
洛格抬头,直直盯着云霄,眼光闪烁不定。 
云霄还是那般俊美纤弱,穿着落云为他新做的王子服,越发美得叫人惊叹。脸色也比刚进亮宫时好了许多,不再是病态的苍白,而是象温润的玉石一样,隐隐透着波光。 


洛格静静看了云霄半晌,笑道: “我今天得了个好东西,拿给你看。” 
云霄也笑: “是什么?我今天出去市集,也买了许多好东西。” 
洛格被他一提,想起市集中的穆丽儿,猛然咬牙。那声清爽欢畅的“苏丽儿”,不断回响在洛格脑中。记忆中,云霄从来没有以如此亲切的语调呼唤过自己。 
洛格轻道: “是书卷,记了很多好玩的话,我读给你听。” 铺开桌面上的书卷,选一段读了起来: “苏丽儿,大王兄要逼我搬到亮宫去,你莫担心,我一点也不怕。反正我不理会他。大王兄和那些侍从、宫女没什么不同,我心里只觉得你和他们不同的,其他人我都不理会。” 
云霄听洛格娓娓读来,脸色渐渐苍白: “大王兄,你……你……。。我的书卷为何……。” 他眼中澄清无邪,却也明白洛格对他强占之心有多重,微微害怕。 


洛格见云霄发问,停下道: “落云能看,我为什么不能看?这是你的书卷?这都是你写的?哼,原来我和侍从、宫女没什么不同,哈,哈,怪不得我怎么对你,你都不理会我!” 他心里伤心悲愤,喉音干涩,嘶哑几不成声。 
云霄没理会洛格说些什么,看着自己珍贵的书卷被洛格捏在手中,求道: “大王兄,你把苏丽儿还给我。” 
洛格对他向来求无不应,听了云霄的话,微微点头道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