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追逐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追逐- 第11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
“不是说了要好好玩个痛快么?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 进了寝宫,落云才接到消息迎了出来。为洛格脱了外袍,偏头望望云霄,诧道: “十三王子怎么了?我看和平日不一样。” 
云霄原还不觉得如何,听落云的话,忽然想到湖边与洛格的一吻,不知为什么脸上一红。 
洛格也刚好侧头看云霄,一见云霄的脸色,知道他想起什么事情,心里妙不可言,笑着替云霄分辩道: “哪里不一样了?今天出去玩了玩,脸色红润一点而已。” 
落云何等伶俐,嘴角含笑不再多问,暗底下却又酸又涩。 


吃晚饭的时候,统齐宁跑进来。他一向被宠惯了,向洛格请安后,也不等主人请,一屁股坐在饭桌旁。落云知道他脾气,早派人送了副干净碗筷上来。 
洛格瞪他一眼道: “吵着要去参加令泉的生辰宴席,怎么又不见你的影子?” 
云霄也觉得奇怪,抬头望统齐宁一眼,又低头下去慢慢嚼嘴里的饭。 
统齐宁嘿嘿笑道: “三王兄的生辰虽然热闹,却比不上看新娘子有趣。我得了准信,先去看个究竟。” 
“哦?哪家要结亲?” 
“哈哈,大王兄,你也真是的,军国大事这么精明,自家的事却丁点也不知道。” 统齐宁凑到洛格面前卖弄道: “梅朵姐姐要出嫁了,大王兄好大的面子,这可是父王亲自定的亲事。” 
“梅朵要出嫁?” 洛格兴趣也上来了。梅朵是洛格亲舅梅曲的女儿,聪明娇憨,极得洛格外公喜爱,连洛格这个大哥哥,也十分疼爱她。 


落云在一旁听了,也道: “没想到梅朵小姐也到了要出嫁的时候,是哪家的公子?王亲自定的,自然是个好人家。” 
“说起梅朵姐姐的那位,更好玩,居然是穆香妃弟弟的儿子穆介音。一个是前王后的弟弟的女儿,一个是最当势贵妃的弟弟的儿子,大王兄,你说这亲事是不是有趣?” 
统齐宁摇头晃脑说个不停。洛格没回答,脸色凝重起来。 
落云知道洛格素来和穆香妃不和,看看洛格的神情,也不敢乱搭话。 
云霄不知道宫里的斗争,眉角轻挑,瞧瞧洛格。 


洛格想了半晌,叹道: “一定是穆香妃使的鬼,父王定亲,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哼,便宜那姓穆的小子。” 洛格从小丧母,小时候全靠着外公那边的势力支撑宫里的明争暗斗,故与外公舅舅极亲,小时候也与梅朵一起玩耍。长大后虽然不常见面,儿时的情分还是记在心里的。 
“怕什么?” 统齐宁母妃也是洛格外公家的旁亲,自然也帮洛格。 “如果穆介音敢欺负梅朵姐姐,我就教梅朵姐姐将穆家闹个天翻地覆,哼哼,难道梅家还怕了穆家不成?” 
落云摇头苦笑道: “还没有出门呢,就想着指使新娘子如何在夫家闹,十五王子,你也太会惹事了吧。” 
统齐宁挠头道: “我是害怕梅朵姐姐受委屈。父王也是的,没事指这么门亲事做什么?” 
落云对洛格道: “殿下,看来穆香妃想和殿下言和呢。怕是想着殿下大了,人越来越精明,她对付不了。先结门亲,再来讨好讨好,以后也好求个下场。” 
“穆香妃不是认输的人,她的心眼多着呢。” 洛格冷冷道: “慢慢瞧她玩什么………。” 
第十五章 
众人正在想这门亲事里有什么蹊跷,云霄忽然站起来。 
“吃完了?” 
云霄点点头,转身想进寝室内。 
洛格抓住他手,扬起眉头: “你吃了点什么?鸟儿都比你吃得多,这么瘦瘦的,难怪开韶要说我委屈你。” 放软声音好言劝道: “坐下再吃一点。” 
云霄为难地看看满桌的菜,知道坐下去一定会被洛格哄得吃个涨饱,轻轻摇头。 
统齐宁道: “十三王兄又不是小宝宝………。” 
“不许走!“ 洛格不肯放手,指上却没有用力。他不想抓痛云霄。 
落云见这种情形多了,召人送了一碗热汤,站起来牵着云霄坐下: “十三王子,你不吃东西也罢,总要把这汤喝了。这新鲜打的野雁汤,喝了身子暖和,别看现在是春天,晚上风也是寒人的。” 
洛格玩心忽起,凑过脸促狭地贴着云霄耳朵轻言: “不喝完,我就象在湖边那样亲你啦。” 
云霄心里咯噔一声,低头望桌上的汤半天,方端起尝了一口。 
落云和统齐宁不知洛格说了些什么,居然可以触动云霄。以前不知道要费多少唇舌,每每要洛格发了脾气,才能如愿,这下轻易就说动了。不由都暗暗称奇。 
洛格盯着云霄小嘴一张一合咽汤,蓦地叹息,心道若是云霄这次不听他的话有多好。 
好说歹说劝着云霄把汤喝下去,众人也已经吃饱,当下散去。 


晚上依然是洛格搂着云霄入睡,不同的只是多了几个亲吻。 
云霄在洛格怀里闪躲,又急又羞,软着嗓子道: “大王兄,你再…。。我就……我就要……。。” 
洛格嬉道: “我再如何?你就要如何?” 
云霄哪里肯和洛格斗口,浓黑睫毛一颤一颤盯着洛格不说话。 
洛格知道不能把云霄惹得过火,偷亲了几口,哄道: “好,好,不亲了,不过你今天可不许老想着从我这里挣出去。” 又偷个香,才老老实实睡了。 
落云就睡在外间,防着洛格晚上要人侍侯,两人的事听得清清楚楚。心里叹道:殿下的心思果然是转到这里来了。 
又想自己一心一意侯着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个下场,不由把心神往穆香妃上移。 
女人,就算是做到最受宠的贵妃,还是没有安全感,仔细想想,穆香妃也挺可怜的。 
宫里的女子都要这么苦命吗? 
洛格和云霄早入了梦乡,落云却还在怔怔盯着房梁……………。 


第十六章 
次日云霄醒来,感觉与往日不同,茫然想了一会,才发觉洛格早已不知所踪。这一段日子都在洛格怀里醒来,如今有一日独自轻松躺在床上,反而有点不习惯。 
想到这里,暗自对自己摇头。 
在床上发了一会呆,总觉得身上没劲,懒洋洋爬了起来。 
绯红、绯绿自云霄被洛格带入寝宫中同住以后,就一同分到这里服侍云霄。见云霄起来,忙进内室为云霄梳洗。 
近日这些贴身工夫都是洛格一手包办,此刻忽然换了别人,云霄更是不惯,连连摇手道: 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 
“就让奴婢侍侯十三王子吧。” 绯绿手脚麻利,娇憨地将云霄按在床边坐了,和绯绿嘻嘻哈哈为云霄梳洗。 
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 绯绿正为云霄梳发,忽然指着云霄后颈上的一小块红斑,惊道:“不会是碰到哪里了吧?” 
绯红也凑过来,点头道: “要不然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。” 
云霄脸蓦地腾红一片。 


两姐妹对着云霄颈上的吻痕细瞧。 
正不知如何是好,落云走了进来。 
绯红叫道: “落云姐姐,你快来看,十三王子这里是被什么弄的一块伤出来?” 
云霄与落云眼睛一接触,心更慌张,象做错事的孩子,低头不语,任绯红绯绿在他颈 
后嘀嘀咕咕。 
落云一早送走洛格,又出去打听了一点消息,刚刚入门,没想到云霄这么早就起来。听到绯红姐妹的话,摇着手里的绢扇走过来,笑吟吟问道: “什么伤,我瞧瞧。” 又指着绯红姐妹笑骂: “我平日在他好好的,怎么你们一侍侯就弄出点伤来?殿下问起来,我可不帮你们。” 说罢搬着脸对云霄颈后一望。 
恐怕只有绯红绯绿这样未经人事的小丫头才看不出这是吻痕。落云虽已知道云霄与洛格之间情愫暗生,此刻亲眼见了,还是禁不住脸上笑容一凝。 
落云也不说话,偏头细细打量云霄。 
云霄轻咬着唇,一味躲避她的目光。 


“落云姐姐,到底是怎么了?” 
落云回过神来,敷衍道; “怕是小虫咬的,不碍事。” 
这才掩饰过去。 


已经很久没有在那珍贵的书卷里写新文章,不知道苏丽儿如今身在何方,过得可好。 
现实的世界与云霄越来越接近,缤纷多彩的万物吸去云霄的心神,但那从小相伴的幻想世界,还是无法轻易的丢弃。 
云霄很想回小院去独自将书卷取出,写一点东西。可是现在,无论他做什么,身边总有人跟着,左等右等,等不到机会,只好隐忍不发。 


洛格今日起个大早,依依不舍离开云霄的温香,赶到外公家。 
到了梅府正门,看门的杂役眼尖,急忙一窝蜂地拥上去侍侯洛格下马,请安道: “洛格殿下今日好早,太夫人昨天还念叨着要入宫探您呐!” 众星捧月一样迎了入府。 
洛格进了正堂,梅国丈和梅老夫人得了消息,急急在众人簇拥下赶了来。 


“洛格殿下……。” 
不等两位老人正式行礼,洛格一个箭步迎上去,笑道: “外公外婆不必多礼。” 扶着梅国丈在上位坐了。 
“好些日子没有来探望外公外婆,身体可还好?” 
梅老夫人已年近五十,鬓边虽藏着一点银丝,皮肤却保养得甚好。她从小就疼爱这个外孙,每每想起洛格在王宫中无母妃照拂,又有小人时刻算计,就眼泪直垂。但洛格身为大王子,身份与众不同,即使身为外婆,也不能过于亲近。 
眼看着洛格渐渐大了,行事越发举措有度,心只盼着他快点继承王位,自己也好安心。 


如今洛格就在眼前,梅老夫人又疼又叹,抓着洛格的手直摩挲,话却说不出来。 
洛格也不就坐,站在梅老夫人身侧,让她抓着自己的手。 
金枝玉叶、王亲国戚,能互传温情的也不过是目前这一刻。 
梅国丈劝道: “何必这样,不是常见面吗?” 对洛格道: “殿下请坐。” 
“不用了,就这样站着不妨。我也怪想外婆。” 
梅国丈摇头道: “你外婆这两天不舒坦。梅朵要嫁人了,从小最讨人喜欢的孩子,没想到也到了嫁人的时候,过两天就出阁。我心里也是舍不得的。” 


洛格正是为了此事前来,顺着梅国丈的话问道: “梅朵妹妹怎么好好的许给穆家?我事前倒是一点消息也没收到。” 
梅国丈花白的胡子一抖,轻轻叹气: “连我们也是一点消息都没听见。昨天清晨王令忽然下来,王为梅朵指婚穆家。哎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 
洛格蹙眉道: “那梅朵妹妹的意思………。。” 
话音未落,堂外一把清脆的声音嚷道: “洛格哥哥!” 洛格抬头,一道翠绿的香风扑了过来。 


梅朵穿着叠花大摆裙,却嫌手上的丝幔太麻烦,自做主拆去了。这衣服虽怪象,在她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新喜气,整个人活泼得象喜鹊一样,拽住洛格道: “洛格哥哥,我要出嫁了!” 说罢,脸上又喜滋滋笑开。 
梅夫人在后面追着梅朵,轻斥道: “梅朵,不可对殿下无礼,快点行礼。” 接着自己也对洛格行礼。 
洛格一边止道: “舅母免礼。” 一边笑着扯扯梅朵的辫子: “多大了,还没有小姐的样子,如何嫁人?” 
梅朵娇憨地扭身: “我哪里没有小姐的样子?我从小就叫你洛格哥哥,为什么现在要改口?还要行礼……。” 皱起鼻子不依: “我冒犯了你,你罚我好了。” 


“梅朵,一点规矩也不懂。他虽然是你洛格哥哥,也是大王子,尊卑有分,当然要行礼。” 梅夫人软声在旁边数落女儿。 
洛格倒很喜欢这个妹子的脾气,哈哈笑道: “好,我罚你!我罚你……。。不许嫁!如何?” 
梅家与穆家向来不和,这亲事若不是王亲自指婚,必不可成。梅国丈和梅老夫人,都不乐意这门亲事,梅夫人对这女儿宝贝之至,更是不想女儿嫁到可能受委屈的仇家去。 
洛格的话虽是戏言,偏偏说中众人的心事。话一出口,梅国丈大笑起来,附和道: “罚得好!” 
梅老夫人与梅夫人也点头微笑。 
不料梅朵却脸色一变,叫道: “不要不要!洛格哥哥,我是必定要嫁的。这样,我给你行礼吧。” 果然认认真真对洛格行了个礼。 


这一来,众人反而愕然。 
洛格一怔,猜道: “妹妹见过穆家那小子?” 
“什么那个小子?人家是有名有姓的,而且………” 梅朵心急口快,到后面才发现说漏了嘴,双腮一红,声音渐渐细下去。 
“人家?哦……。” 洛格细察梅朵的小女儿娇态,与外公对视一眼,衡量半日,终道: “我本想和外公舅舅商量梅朵妹妹的亲事,如果实在委屈,就去求父王另指他人。现在看来,我是多虑了。既然梅朵妹妹是一心想嫁的,洛格可不能坏了她的好事。” 
梅朵嗔道: “谁一心想嫁?” 跺跺脚,似乎想到自己确实想嫁,扑哧一笑,兔子一样逃开去。 
少女情怀,总教人喜从心来。 
洛格和梅国丈开怀笑了起来,梅老夫人和梅夫人也抿嘴一笑。 


“只要梅朵这孩子不委屈,穆家就穆家吧。” 
梅夫人点头道: “王指的亲事,穆家应该不敢委屈梅朵吧?” 到底是心头肉,还是有点担心。 
洛格知道梅夫人心事,安慰道: “舅母放心,宫里有我,如果梅朵妹妹受了委屈,定会要穆家还个公道。” 
梅夫人一喜,站起来躬身道: “那就谢谢殿下了。” 
梅朵的事情处理完毕,洛格记挂着云霄,陪梅老夫人抹了一回牌,借口宫中有事待理,辞了外公留饭,匆匆回宫。 


一路飞沙走石挥鞭驰马,风风火火跨进亮宫,第一句就问: “云霄呢?” 
身边的宫女急忙答道: “十三王子正在书房。” 
洛格听了,不再往寝宫走,换了到书房的路。 


2 
云霄正坐在窗台上读书。这卷书已经放在手里一个时辰,却没有翻一页。 
今日不知为什么,忽然深刻地怀念起苏丽儿来,很想很想在书卷里与苏丽儿好好谈谈。那种不喜不怒,淡泊致远的心境,近日被洛格破坏不少,往往想起洛格来,都心浮气躁,难以回复平日的清静。 
趁着洛格一早就不见人影,本想独自回小院去取书卷。没想到落云片刻不离,毫无独处的机会。 
云霄斜眼望望坐在桌旁与绯红下棋的落云,放下手里的书,站起来道: “我想出去走走。你们继续下吧。我一会就回。” 
落云一听,扔了手中的黑棋站起来。 
“我正下得不耐烦,还是陪十五王子出去散散心的好。” 落云将棋盘里的棋子一把抓回盒子中: “亮宫池塘边的野红花开了,我们去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