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翔记 第16-20章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龙翔记 第16-20章- 第8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

  黄凤翔惊诧万分地道:“天扬!你怎了?” 



  被黄凤翔这么一喝,他骤然清醒过来了,才知道刚才焦览他们出现在眼前的情景,只不过是虚幻而已:“赤飞虎”将焦览残杀了,注视着身前的龙天扬,她又不由得意的笑道:“呵……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挠我了!小子,这次我一定拿下你的首级!” 




  说着,一挥手中长剑,快迅无比的耀起一片剑影,向龙天扬的颈脖砍下。 



  就在那剑刃离龙天扬颈脖还有三寸之时,豁然,只见那跪伏在地的龙天扬,倏伸右手从怀里掏出那所剩的半块坠牌,握在手中,向那剑刃迎了上去。 



  “档!”的一声,“赤飞虎”的长剑被震开了。她惊骇万分的失声道:“什… 



  …什么?” 



  只见龙天扬双目怒瞪着她,用手中的坠牌荡开她的长剑,缓缓站了起来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惊魂失魄般的嘶哑地道:“不……不可能!你怎么可能用自己的力量,解除了我的暗术呢?” 



  龙天扬闻言,沉沉地道:“没错!这不是靠我的力量来解除了你的暗术!而是焦鉴和大家的魂魄唤醒了我!” 



  倏地,龙天扬暴瞪双目,眶毗欲裂,双目喷射出夺人魂魄的怒火,他注视着“赤飞虎”,嘶哑地狂吼道:“赤飞虎──!我绝不会放过你的!” 



  “赤飞虎”见龙天扬破了他的“回顾忘我” 



  之术,不禁失声惊呼道:“不敢想象,你竟能自己破解了我的暗术。这……这绝不可能的!” 



  龙天扬也不答话,趁他惊骇万分之时,猛然弯腰从地上焦览的腰间抽出其长剑,咬牙切齿,恼怒万分的向“赤飞虎”凌厉快捷无匹的劈出一剑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悚然大惊,万未料及,龙天扬的动作速度竟是如此之快。忙后退三步,腾身而起,连翻两个筋斗,落在地上,险险避过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又惊又怒,心里暗骂不迭。 



  龙天扬垂首注视着地上那惨死的焦览,不禁悲痛万分。他悲恸地喃喃道:“焦览……还有……还有惨遭不幸的各位……假如我没有中了‘赤飞虎’的暗术,说不定,你们就不会死了……因为,开始时我心中一直踌躇着该不该杀人,结果反而给了敌人可乘之机,误中邪术,这些全是我那种认为可以不沾污双手而战的骄傲想法在作祟,因而害死了大家……!” 




  说着,他悲痛欲绝,忍不住热泪盈眶,滚滚而下。倏地,他面色一沉,目光犀利而现杀机的冷盯着“赤飞虎”,然后,缓缓将手中长剑举起,道:“不过,我不会再迟疑了!我要用焦览这把剑宰了你这个毫无人性的‘魔鬼’!” 




  “赤飞虎”见状,不禁暗凛,暗道:“晤……‘龙之子’的气势竞强到让我的皮肤都感到发麻的地步,没想到他竞还深藏有如此猛烈、浩瀚的惊人的强大力量… 



  …” 



  不知在何时,在刚才刘军们所埋伏的那山丘上,豁然站着一位身着青袍,雪鬓霜须,细眼薄唇,手执蹈龙拐杖,有飘飘然神仙之概的老者。 



  啊!原来,又是那“虎豹骑”之首──司马懿的师父───乾空。 



  乾空眺望着龙天扬二人,呐呐地惊道:“哦!……那小于与他几日不见,武功就又精进不少,与日俱增了。而且,他的‘气’之强,简直到了令人惊异之地步! 



  由于他那强烈的‘气’之故,使这空气也为这颤动起来了,‘航一’真有你的!竟能在短短的一年内,将神仙术完整地传授给他了!” 



  此时,草地上的龙天扬与“赤飞虎”二人的气氛异常紧张,二人都摆开架势,伺机进攻! 



  “赤飞虎”注视着龙天扬,低沉地道:“龙小子,你的‘杀气’的确很强,跟刚才比起来,简直判若两人。不过,我也让你见识一下‘五虎神’的真正力量吧… 



  …” 



  龙天扬盯着她,心里暗道:“‘赤飞虎’的‘气’也在上升……” 



  山丘上的乾空眺望着“赤飞虎”,低沉地道:“哦!那个女子的‘气’也不弱嘛!” 



  忽然,“赤飞虎”娇喝一声,挥剑向龙天扬右肩劈下。只见剑影叠叠,剑气□□作响,凌厉威猛无比的攻向龙天扬。 



  龙天扬冷“哼”一声,随手用剑向她的剑势挡了上去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见状,冷笑连连“嘿嘿”……豁地,只见龙天扬的右肩向下至胸前,己被“赤飞虎”那强猛的剑气所划开一道又深又长的血槽。鲜血即时捅了出来… 



  …龙天扬脱口惊呼道:“怎么回事?这一剑,我应该躲得过的呀!却怎么受伤了呢?” 



  “赤飞虎”闻言,冷笑道:“呵……,‘龙之子’,这就是我的‘真空之刃’的奥义‘空破山’,没有人能躲得掉我这把斩大气之剑的!怎样?现在,你已知道我的厉害了吧!” 




  乾空见状,惊疑道:“哦!没想到这女子竟会使出‘真空之刃’的奥义──‘空破山’!‘真空之刃’是利用锐利的剑法产生切斩大气的无形之剑,如此,要想看出刀所波及的杀伤范围是很不容易的!这对要接近对方才能发挥威力的‘实拳’来说,是最难应付的招术。‘龙之子’啊,你要如何反击呢?” 




  说着,乾空注视着龙天扬,只见他凝神聚力,原来,他正运气自行将伤口缝合住了。 



  龙天扬缝合完毕,挥起右臂,活动了几下,便冷冷地对“赤飞虎”道:“‘赤飞虎’,你刚才所使的招术,就叫奥义?哼!你以为这种小把戏奥义能伤得了我半根毫毛?” 



  “赤飞虎”闻言,怔了一怔。随冷沉地道:“哦!你口气倒真不小。既然如此,那么,我就切断你的五脏六腑,看你如何再用‘云体风身’之术来疗伤止血!” 



  龙天扬肃穆而深沉地道:“你能看出我刚才用‘云体风身’来疗伤,说明你的目光还不呆滞。 



  不过,你若真有本事的话,你就试试!” 



  说着,龙天扬已抬腿向她近了一步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暗惊道:“咦?他竟然敢向我移近?” 



  站在山丘上观战的乾空见状,亦不禁紧皱双眉,惊疑无奈的摇摇头,低低地道:“龙之子,你太大意了!竟然毫无防备地就进入对方出剑时所笼罩的杀伤范围内,唉2看来这次,他是难逃一死了!” 




  “赤飞虎”见龙天扬己与她之间的距离不足三尺。便咬牙切齿地怒喝道:“该死的‘龙之子’!你这是在藐视、看不起我吗?认为我无力杀了你是吧?既然如此,那你就再吃我一剑吧!” 




  话音未落,她便向龙天扬劈头盖脸的挥剑洒出万道剑光,只闻“嗤嗤……”的利剑破空风声,骤然响起。“赤飞虎”猛然一声大喝:“空破山一──!” 



  “空破山”这三个字在她口里喊出时,恍若睛天打个霹雳,震耳欲聋,同时,龙天扬只觉得一片剑气己陡然罩向自己。’他向后微撤半步,倏地伸出右臂,硬架“赤飞虎”的落下利剑。 




  “赤飞虎”见剑气己快至他的脖颈,正自暗喜不已,暗想:“这次‘龙之子’是死定了!哪知,手中的利剑却被龙天扬的左臂硬生生的架住了,她只觉得就象是砍在钢枪上一般。 




  “赤飞虎”见状,脱口惊呼道:“什……什么?不……不可能!他竟然用手腕挡住了我的刀!” 



  那站在山丘上观战的乾空见此情形,亦不由大惊失色的低呼道:“晤!这…… 



  这是‘硬气功’?” 



  此时,龙天扬左臂挡住“赤飞虎”的剑,而他右手却闪电般挥剑砍向对方的头颅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见此情景,暗惊道:“龙之子反应的速度与出剑的速度竟……这… 



  …这么快!不过,虽是在这近距离下……我还是能躲得开!” 



  龙天扬所挥之剑,剑气激荡,嗤嗤作响!己及至“赤飞虎”的颈脖了。此时,“赤飞虎”变大惊失色地低呼道:“啊!这……这是‘空破山’! 



  我所使出的招式!他……‘龙之子’只看了我的奥义只一次就会使……”! 



  话还未说完,她的头颅已被龙天扬一剑砍掉,滚落在草地上,鲜血狂喷而出,剩下的尸体己“砰”地一声,摔落在地。 



  龙天扬看着她那分离的尸首,恨恨地道:“赤飞虎,你现在懊悔了吧?焦览及那些惨死的兄弟们,我为你们报仇了!” 



  那站在山丘上的乾空见状,惊骇而沉重地喃喃道:“哦!没想到‘龙之子’竟拥有这般令人心惊胆颤的能力。要知道,那‘空破山’的真空之刃一定要挥动刀剑才能产生巨大的威力,他看出这个奥义,于是进入剑招内,在对方挥剑砍来之际,他能想到以手挡刀,来阻扯‘真空’的发生。而且,为了立刻能用剑反击,他以‘硬气功’把对方的剑刃架住,排拒在外,像‘空破山’这如此锐利的剑刃都无法破得了他的气功术,看来‘龙之于’的资质真是高深莫测!” 




  顿了顿,乾空踱了两步,将播龙拐杖在地上敲了两下,车手捋起白须,面露傲然之色的冷笑道:“呵呵……不过,航一啊,照目前的状况来看,‘时势’还是较偏袒‘破凰之相’这边。在乱世的漩涡中,‘天命之相’是没有胜算的!” 


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乾空冷笑连连,得意的悄然离去。 



  龙天扬收起长剑,将焦览的尸体背到一块平坦的草地上,拾来一些干柴,然后,悲痛的将他的头发割下一束,小心翼翼而崇敬的将它放进怀里,随后,掏出火石,点着柴草将其火葬了! 




  龙天扬注视着焦览那己被熊熊大火所吞噬的躯体,禁不住泪流满面,悲恸地道:“对不起,焦览!虽然很想带你到小虎那儿去,可是,我现在还得赶紧去追击‘虎豹骑’,不过,你放心,我会把你这束毛发交给他的!还有其他的各位也是,我很想把你们的遗体也给火葬,可是,现在时间紧迫,请你们原谅我!你……你们每个人都是为了我舍命而战的,而我,现在却连一束花也没能献给你们……请你们原谅!” 




  龙天扬在他们这些死去的刘军的尸丛中牵出一匹健马,跃身上马,悲痛地道: 



  “各位,现在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你们的家人,这也是你们的遗愿,为了完成你们的最后心愿,就算我会因此而杀敌,我保证,我绝对不会再迷惘了!” 



  说完,他又深深的扫视了众人的遗体一眼,然后,策马向“虎豹骑”追去。 



  龙天扬刚刚离开片刻前还是战场的平原,忽而,有一条高大、蒙面之人向已死去的“赤飞虎” 



  的尸首处走来,走近一看,才观清来人就是“虎豹骑”中“五虎神”之一的“黑瘴虎”! 



  “黑瘴虎”径直来到“赤飞虎”的头颅旁,冷冷地道:“‘赤飞虎’你被‘龙之子’修理得很彻底吗?” 



  说完,他不屑的侧首注视着“赤飞虎”的头颅。忽然,“赤飞虎”那已被“龙之子”砍掉的头颅的双眼珠竟转动了起来,随即,那头颅便跳起,颈部着地,端立不动,这多么骇人! 




  “赤飞虎”的双眼仰望着“黑瘴虎”,那血迹未干的双唇竞翕张着,她低沉地道:“你是特来说这个的吗?‘黑瘴虎’?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改,不懂礼貌!” 



  顿了顿,她又冷冷地道:“不过,也没错!那个小子比我想象中……的能力还强,强到超出我所能预测到的程度:但是,我想就连‘龙之子’他,大概也不会料到自己还在我的暗术之下吧!” 




  说至此,她停了下来。那头颅忽地从地上飞起,飞到她的尸体的颈部上,就如磁石一样又紧紧的连在一起,然后,整个身子便站了起来! 



  若有一个胆小鬼见到这种场面,一定会被活活吓死的!这的确骇人! 



  。“赤飞虎”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,便傲然的对“黑瘴虎”道:“虽然,我的‘回顾忘我’之术已遭破解,但我还有别的暗术会出笼,而那才是我真的力量──‘重暗术’!还有,‘龙之子’如果知道了他杀掉的是虚幻的我,一定会很懊恼吧?” 




  “黑瘴虎”膘了她一眼,冷冷地道:“那结果怎么样?” 



  “赤飞虎”闻言,得意地道:“当然是进行得很顺利罗!我己按照‘司马懿’大人之命,在‘龙之子’心里埋下了‘破凰’的种子了!接下来,只要是:龙之子’的力量愈来愈强,我们就愈有好戏可看了,看‘它’会长出什么样的‘芽’来! 




  ” 



  “黑瘴虎”闻言,冷讽道:“呵……你说的是!不过,‘赤飞虎只要我看了你脸上的伤后,就不难明白你的……” 



  未待他说完,“赤飞虎”便惊讶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边说边伸起右手在脸孔摸索着。 



  忽的,她感觉到右边面部被手触得很疼,并觉得手上有些粘乎乎的液体,忙注目向手上看去,只见满手鲜血。 



  原来,她这真面部也被龙天扬划了一道长愈二寸的口子。 



  “赤飞虎”惊骇不已的喃喃地道:“不会吧……他的‘空破山’,虽受到我的幻影的迷惑,可是却还是伤了我的本体!那该死的‘龙之子’………!” 



  “黑瘴虎”见状,冷嘲道:“呵呵……,连你也对‘龙之子无可奈何了吗?” 



  “赤飞虎”被气得七窍生烟,愤然离去。 



  “黑瘴虎”冷笑一声,也紧随而去。 



  究竟焦览与那些士兵之死,会给“龙之子” 



  带来怎样的变化呢? 



  此时,在刘各所率的十余万逃亡的军民正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