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茅山秘术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茅山秘术- 第19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司二爷脸上闪过一丝惊惧之色。他恨恨地说,反正做了,怕有何用?我们为她出力,一言不合就随意杀戮,何老三就丧于她手,哪里有一点主仆之情?我们要和她拼命,先杀了你再说。每次你就给我们几粒草种,连骂带打,忒也小气,杀了你后我们自然会尽数拿来。

是这样啊,那中年道士面露微笑,“既然你们已经背叛了太常婆婆,我也就不算是对她失礼了”,他站起身,胸前的洞口奇迹般不见了。

“杀了你们。尸体我自会给她送去”中年道士长叹了一口气。“现在流行火葬。好久没见到这么多地新鲜尸体了哦”

他右手食指伸向天空。轻轻一晃。搜魂术已然定型。然后遥指向那群参客。只听扑通一声。人群中一个参客已倒地身亡。参客们大乱。几个人飞快地向谷口逃去。

“没有用地。愚蠢地人呵”中年道士轻轻叹息。他地右手轻挥处。逃跑中地汉子一个个魂消魄散。那些新丧魂魄在他地指尖处聚集成型。发出青色地冷光。

“大家不要怕。并肩子上啊”司二爷吆喝一声。剩余地汉子看见无路可走。纷纷从竹筐中抽出长刀。把那中年道士团团围住。

那中年道士微微冷笑。慢慢举起右手。突然间他大喝一声。是谁?回过头来满脸已是惊恐之色。

司二爷那群参客把中年道士围住地时候。我地五雷正法已经成型。这五雷正法和茅山宗以扶蘸术引来天行五雷截然不同。而是以人身五湖(指五脏)生成真水真火。水火相交。不在体内成丹。而是导引出五窍。和外界阴阳相薄。形成风雷。天书中对这种五雷法又称为“霹雳神火”。非常贴切。霹雳是形容其声。震动天地。神火是形容其火水浇不灭。并非普通凡火所比。

隐约有风雷声在那道士头顶滚来滚去,几道电光闪烁交织,宛如龙蛇,瞬间就将他手中所结的符印冲散。我第一次运用这五雷正法,见到如许威力,脸上也不禁变色。那中年道士大喝一声:“且慢!你是什么人?!”

我停住了手,走到他跟前大声说“你何必这么大声?我本来就没想要你的命,你杀了这么多人,政府自会将你绳之以法。现在我来问你几句话,你要如实回答,先讲个政策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

“你是不是茅山道士?”

中年道士点了点头反问道“你既是修道之人,难道不认识我们茅山宗的稽首方式?”

我怒道,我怎会不认识这狗屁礼节?现在是我问你话,我问你答就是,不要这么多废话。

“你既是茅山宗道士,可认得一个姓陶的老杂毛,秣陵人氏?”

中年道士耸然动容,你莫非指的是陶师叔?这几年陶师叔出入俗世,功法与我们遁世了空不同,你如何认识他?当真是大有缘法。他老人家炼虚合道,早已与世无争。”

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大大的唾沫。这老小子做强盗,抢去我手中的一块玉石,怎能是与世无争之辈?俗世中表面上道貌岸然,骨子里男盗女娼之人在所多有,没想到这道门中也有欺世盗名之徒。

那中年道士邓法师满脸讶异之色。陶师叔这些年大隐于市,做的正是珠宝生意,果然是他。只是陶师叔乃道术高深之士,如何会贪恋你的财物?此事当真奇怪。

我怒道,难道我会混赖他不成?那老杂毛自然不是贪恋财物。我那块玉石内含千年阴魂,老杂毛抢去是为了炼制阴丹,去做那伤天害理之事,真是人神共愤之,天下共诛之。

炼制阴丹?那中年道士怔了一怔。他低头沉思了一下,再抬头已是满脸笑容。

“此事真是有趣极了,越来越有趣了,呵呵,想不到啊想不到。”

文小姐走上前拉了拉我的手,埋怨我尽问些没用的废话。这中年道士在这里行凶,又找外药什么的,一定做了不少违法犯罪的勾当,你不去问这些,怎能掌握他的罪证?

我说对啊,你这道士在这里搞那阴阳双修的邪术,定是残害了许多女子性命,快快从实招来,不然休怪我术法无情,让你尝尝五雷正法熬煎的滋味。

那中年道士微微一笑,他用手指向司二爷那群人“要说残害了许多女子性命,你得询问他们啊。年轻人自大无知,你以为我当真怕了你的五雷轰顶么?”

中年道士右手一挥,从他的脚下忽然旋出一道五彩光晕,那道光晕卷住在他头顶不断滚动的风雷,直奔山谷深处,一阵山崩地裂的震响过后,山谷深处升腾起滚滚浓烟。

“我的虹蜺术法如何?”中年道士冷笑道“阴阳双修被世人认作邪术,必欲除之而后快,怎知见色非色的道理?内药是精,外药是气,精气不离,大道可证。”

那道五彩虹蜺似有灵性,自半空飞来,盘旋在中年道士的头顶。阳光照射下,发出嗡嗡蜂鸣。

“龙凤合体原本是小茅山邪法,能证什么大道?”我不以为然,内心却着实警惕。天书中曾专门记载虹蜺术,又称“龙凤合体“,实际取的是阴阳交接之气。庄子曾云“阳炙阴为虹”,意思是说虹是由阳气炙烤阴物形成,又有《月令章句》云:“虹,蚍蛛也,阴阳交挚著于形色者也”,人承天地,阳唱阴和,倒也无可厚非,但这道士专修阴狠之气,多年交接之气化为虹蜺,却是败坏人伦之举。不过这种虹蜺术实是非同小可,威力无穷,和那太常婆婆修习的玄阴术似乎同源同流,非修到元身离体的境界莫能与抗。

中年道士听我叫出“龙凤合体“的名字,甚是惊异。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不是茅山宗嫡传弟子,如何能知晓这茅山宗不传之秘?

司二爷见那中年道士破了我的五雷正法,早已惊如丧家之犬,趁着我们说话之际,带着那伙参客悄悄溜向山谷口。中年道士眼光觑见,手臂伸处,那片五彩虹蜺在他头顶转得一转,径直飞向那群参客。如被那片虹蜺裹住,这群人哪里还有命在?我再不迟疑,双手连发,掌心雷连续成形,轰向那片虹蜺。那片虹蜺犹如一片实体布毡,在空中一转,把所有雷弹裹住。这样迟滞片刻,司二爷已带着参客们奔出了谷口。

中年道士嘿嘿冷笑,年轻人修为当真不浅。只是你优柔寡断,空怀妇人之仁,到时定有苦头吃了。

我怒气上冲,你这道士草菅人命,更要赶尽杀绝,岂是修道之人?小子修为虽不及你,也要和你斗上一斗,纵然落败,也要让你知道天地有正气,人间有真情。

中年道士仰天呵呵大笑。你我并无深仇大恨,何必在此拼命?你那至阴玉石被人抢走,不思夺回,反在这里和我纠来缠去,着实可笑。呵呵,既有那千年阴魂,我要这纯阴之地何用?

那中年道士说完,身形如鬼魅般倏忽不见,只有那片五彩虹蜺盘旋有声,在空中猛然展开,裹住的掌心雷轰向山谷各处,一时间犹如天崩地裂,谷中土石横飞,火烟四起。我背起在一旁不知所措的文小姐就跑,浓烟弥漫处,那山谷的出口处依稀可见,眼看着奔出了谷口,我心中一喜,正要将文小姐放下,不料眼前一黑,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头部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请读者朋友们推荐收藏,非常感谢。

正文第三十三章我伴君身侧

似乎从睡梦中醒来,我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板床上,头上缠了一道绷带,里面的伤口隐约作痛。身上的衣服全部换了,散发着新衣服特有的清香味。这是一个简陋的旅店,阳光从外面照进来,晒在身上暖洋洋的。刚从那个烟雾升腾的山谷中逃出,耳边似乎还有风雷的轰鸣声,乍置身在这样祥和的环境里,一时还真有点不适应,谁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呢?

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门开处,一张俏丽的脸映进眼里,原来是文小姐,我这才想起最后是带着她一起逃生的,看来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我松了一口气。

文小姐看见我醒了,惊喜地叫了一声。我看她换了一身洁白的裙子,不敢再看,急忙闭上眼睛。

“咦,见我来了怎么闭眼呀,不愿看见我?”文小姐找个凳子在我的床前坐下,我虽然闭着眼睛,也能感觉到她离我很近,不知怎的,心跳突然就加快起来。

“你换上这身衣服很好看啊”她用手扯扯我的衣袖。

我睁开眼睛,文小姐正笑嘻嘻地看着我。我摸了一下衣服,衣料很考究,价格应该很贵,我一个钳工兼算命的,哪里穿过这么贵重的衣服?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我的衣服全部换下,连内衣裤都换了个遍,难道是这文小姐做的?这也太。。。太。。。

文小姐看我脸色发红,忙用手在我的额头摸了一下,吃了一惊“好热!我去拿药来!”说完咯噔咯噔地跑出去,我这才发现她穿了一双很时髦的高跟鞋。到底是大城市的女子,象我所在的那个小县城,一般的女孩子还是不敢开这种风气之先的,怕说闲话。

文小姐刚跑出去,胖胖的旅店老板就晃着两只胖胳臂进来了。他一屁股坐在文小姐刚坐过的凳子上,冲着我就是一拳。我楞了一下,正要发作,那胖老板却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好啊,老弟真是艳福不浅哪,找到这么个媳妇儿”胖老板说“我瞧你不咋样啊,怎得挂了个城市女子?真是好汉无好妻,赖汉娶花枝哩”

这老板真是不积口德。我又气又恼,难道我真的象文小姐说的那样,其貌不扬?以前似乎自己没发现,看来批评别人容易,自我批评就是难。

文小姐拿着药和一杯开水进来,要喂我吃药,那胖胖的老板不识趣,撸撸衣服袖子说“我来!”他把药和水接过来,要送到我的嘴边。我有些气恼,隔空一口把药和水吸进了肚里,旅店老板吃惊地瞪大了一双小眼睛。

“怪不得怪不得。这城市女子会看中你。原来有些本事呢”他用力拍了一下我地肩膀。“小伙子不简单。玩魔术地?”

文小姐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来。这老板人倒豪爽。就是有些太自以为是。他大着嗓门对文小姐说:“你男朋友看来有本事吔。就是太邋遢。昨天我替他换衣裤。那个脏臭啊。一股子尿臊味。差点把我熏倒。呵呵呵。”

我半躺在板床上。听得胖老板这样说话。原来这衣裤是他换掉地。心里隐隐有些失望。听得胖老板嫌我邋遢。想起在客栈地时候。又想起了一点事。忍不住也随着老板笑了起来。文小姐倒又不笑了。她狠狠地剜了旅店老板一眼。说“病人需要休息哪。你出去玩好不好?”

胖老板一楞。连声说“你们耍。你们耍”。讪讪地带上门走了。世上还有这么有趣地老板。我想了又想。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

“你还笑!”文小姐红着脸拍打了我一下。我心中一荡。马上又醒觉过来。想起那黑大汉何老三地话。不禁暗骂自己无耻。朋友妻。不可欺。廖师兄虽然算不上朋友。至少也是同道之人。怎能对同道地家眷起了不良念头。常言说日久生情。须得早想办法。远远地离开这文小姐才好。

文小姐见我突然间冷淡下来。很是奇怪。以为我又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了。我说我一个修道之人。哪有那么多地娇惯。只是这新衣服有些浆硬。不如那旧衣服穿着舒服。

文小姐笑着对我说“你那身旧衣服我已经洗了,在外面晾晒呢。你干吗要穿旧衣服啊,我觉得穿新衣服很好看”。

我老实说穿不起,没钱。文小姐又是一阵笑,谁问你要钱了啊,你和那花白胡子在客栈里鬼鬼祟祟的商议事情,我出外买的哦,还有这身裙子,你看,我穿这裙子好看吗?

我看也没看,闭着眼睛说:“好看!”

文小姐听我赞她好看,很是高兴,她站起来,修长的身子旋转了一圈,满屋里顿时飘满了淡淡的香气。这香气冲得我脑子一滞,不知怎的又想起她和廖师兄的关系,突然间心烦意乱,心中一阵茫然。

文小姐丝毫没有觉察到我的情绪变化,她兴高采烈地扯着裙幅看了又看,说白色代表纯洁,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了,好喜欢白色哦。

我哼了一声,对她说“文小姐,亏你还是大学生,知道什么是白色吗?白色其实最复杂了,混合了七种色彩呢,最是不纯了。”

文小姐楞了楞,说:“你啥意思啊,你这人说话就是爱惹人生气。还有,你干吗非叫人家文小姐?叫我文丽丽,或是丽丽不好吗?”

“叫丽丽太亲热了,是廖师兄这样叫你的?我可不习惯。还是叫文小姐好,显得我们有距离””我想笑却笑不出来,嘴角难看地抽搐了一

文小姐一下子生气了。“你有病啊,说过多少次了,别再提那姓廖的,你怎么总是提起他?你不愿叫丽丽,我也不愿你叫我文小姐,干脆什么也别叫,就当我们不认识好了。”

“你真是个神经病!”文小姐气哼哼地冲我嚷了一句,看也不看我一眼,扭身向外走,不料她气急败坏地拉开房门的时候,差点和一头冲进来的旅店老板撞了个满怀。

“你来做什么?你怎么这么讨厌?”文小姐正没好气,一口恶气全欲发泄在这倒霉的旅店老板身上。

“我没做什么啊”旅店老板一脸的无辜。怎么小两口闹别扭了哈?

“他神经病!”文小姐用手向我一指,语声似乎有些哽咽。

神经病?旅店老板莫名其妙,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文小姐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两口子闹点别扭么,很快就和好了,不要说这样的过头话。这年轻人精神好得很啊,哪点象神经病?哈哈,前两天那个神经病才好笑哩。”

旅店老板说完,又是一阵捧腹狂笑,胖大的肚子一颤一颤。

“那个老神经病喜欢自言自语,哈哈,天降大人与死人,笑死我喽”

请读者朋友们推荐收藏,非常感谢大家啊。<;a

正文第三十四章君死我何生

旅店老板的话在别人听来没什么;在我的耳边却宛如惊雷。我一翻身跳下板床,双手抓住他板胸口的衣服拼命地摇晃。

“快告诉我,那老头现在在哪里?说啊,你快说啊,再不说我杀了你!”

我越是摇晃旅店老板越不说,他越不开口我就偏摇晃,文小姐站在一边,本来气鼓鼓的,现在发现情形不对,急忙跑过来用力掰我的手。

“你真神经病了哦,他要被你晃死了!”

我这才如梦初醒,放下了手,再看这旅店老板时,胖胖的身躯软倒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